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獨/插曲!蔡依林台上嗨唱 妥瑞症粉絲淚控3工作人員霸凌

  • A-
  • A
  • A+

記者陳弋/台北報導

天后蔡依林(Jolin)的「Ugly Beauty2020世界巡迴演唱會」昨(20)晚在高雄巨蛋登場,為滿場的歌迷帶來豪華的視聽覺饗宴。不過在一片嗨浪中卻傳出一個小插曲,一名妥瑞症患者指控現場工作人員疑有霸凌行為,除了誣指他在演唱會中偷錄影,事後更出動3人圍住他,逼他交出手機,導致他抽動症狀加劇。最後證明烏龍一場,據了解工作人員完全沒道歉,留下症狀發作的當事者獨自在場外哭泣。

▲蔡依林昨(20)晚登上高雄巨蛋演出,台下卻發生妥瑞症患者疑似遭工作人員霸凌的事件。(圖/讀者提供)

妥瑞症患者曾柏穎是2015年總統教育獎得主,也是日本NHK全球反霸凌紀錄片台灣區的主角。曾柏穎對《三立新聞網》表示,週五晚上他持身心障礙優待票在友人的陪同下開心欣賞蔡依林的表演。因為害怕不由自主的抽動症狀影響到其他觀眾,他在進場前先吞了1顆鎮靜劑,入座身心障礙區後還特別向身邊的陌生人說明自己是妥瑞症患者,可能會發出一點聲音和肢體動作,希望他人能諒解。

曾柏穎對於鄰座觀眾表現出體諒的態度感到慶幸,而他進場後因為看到滿場歌迷,自覺症狀又跑出來了,當場再吃下2顆鎮靜劑,總算稍微平撫了情緒不安和抽動症狀。不過演唱會進行到接近一半時,曾柏穎的友人因拿起手機錄影,遭1名女性工作人員以手指「用力戳背」並喝斥場內不得錄影,他表示場內拿出手機錄影或拍照的人一眼望去至少10多位,不少觀眾自行上傳影像到社群軟體,卻不見工作人員出面制止,「入場至演唱會開始這段時間並無相關告示或人員宣導禁止錄影與拍照,朋友才這樣做」。而坐在一旁的曾柏穎並沒有攝錄行為,卻連帶遭到嚴詞指責,當下他也立即向該名工作人員抗議態度問題。

▲曾柏穎表示,因為害怕自己的症狀會干擾鄰座觀眾,特別準備文字訊息隨時告知旁人。(圖/曾柏穎提供)

一般來說,妥瑞症患者在人潮聚集的場所或情緒緊張時特別容易發作。曾柏穎回憶,原本平穩的情緒因為場控人員的「惡劣態度」又起了波瀾,體內3顆鎮靜劑開始壓不住焦慮感,導致抽動加劇。曾柏穎當下害怕影響其他人,一個人急忙跑到場外「釋放壓力」,他坦言自己在隔音門外面因精神緊張而有不斷踱步、叫喊等不自主行為,但真正令他情緒崩潰的卻在後頭:3名工作人員(1男2女)追上來圍住他,厲聲指控他在場內錄影,要他交出手機讓他們檢查。

曾柏穎說,當時他不斷向3人澄清自己沒有錄影或拍照,對方仍繼續包夾他,不但問東問西還堅持要他交出手機,不給他任何調適情緒的空間。抵擋不過妥瑞症發作的身心不適加上3人的攻勢,曾柏穎說他還是交出了手機,檢查過後證明是烏龍一場,但「對方連一聲道歉也沒有」,留他獨自在現場委屈落淚。

▲曾柏穎控訴3名場控人員在場外包夾他,用嚴厲的態度逼他交出手機,令他妥瑞症大發作,因此更加焦慮害怕。(圖/曾柏穎提供)

曾柏穎表示,在爭執的過程中雖一再說明自己是妥瑞症患者,難免因緊張而發出無法自抑的肢體動作和聲音,選擇走到場外也是怕影響到別人,但似乎完全得不到工作人員一絲的諒解。工作人員取得他的手機證實無攝錄行為後還說:「我們不知道你有妥瑞症!」但其實身心障礙人士在購買優待票時都會事先傳真身心障礙證明給售票端,上面會註記編碼,只要上衛福部網站一查,就能知曉購票者罹患的病症。

「主辦單位出於好意設立身心障礙席,人員卻沒有接受相關配套訓練,連身心障礙者大致的情況都沒有做事前的了解,顯然沒做好準備。」曾柏穎還說,場控人員不清楚妥瑞症是甚麼就算了,竟用嚴厲的態度直指他攝錄:「你說你沒拍,那就把手機拿出來!」他感嘆這已經涉及侵犯隱私權,沒有人應該受到這樣的對待,演唱會沒能好好聽完沒關係,只希望這個社會對於少數族群有更多的了解和尊重。

妥瑞症(Tourette Syndrome、TS)是一種神經生理學上的疾病,並非精神方面的問題。有一些研究指出,症狀來自腦基底核內的多巴胺出現過度反應,導致患者反覆地出現不由自主之動作和聲音。主要症狀是「抽動」(tics),指的是不自主的突然、快速、反覆的動作或聲語,例如:快速而短促地眨眼、動鼻子、噘嘴、咬舌、磨牙、咧嘴微笑、張大眼睛、聳肩、搖頭、撥弄手指、走一步退兩步、裝鬼臉、發出打嗝音、清喉嚨、模仿他人的動作或單詞、出現不尋常的姿勢或動作、穢語症等等。

部分妥瑞症患者常見咳嗽、清痰等無法受意志力控制的動作表現,在武漢肺炎(COVID-19、新冠肺炎)流行期間特別容易在公眾場合遭受旁人投以異樣眼光。2020年4月27日,衛福部長陳時中一度在指揮中心記者會上呼籲國人要拿出同理心對待妥瑞症患者,他們雖有無法控制的抽動,但正常來說並不具攻擊性。

衛福部雙和醫院精神科醫師林佳霈說明,如果與妥瑞症患者說說話或是長時間相處過後總能發現,他們並不會存有怪異的幻想或是幻覺,雖然一些舉動可能會造成相處上的不便,但就像有些人會有抖腳或是口頭禪一樣,旁人以平常心對待即可。林佳霈認為,妥瑞症患者在生活中常必須比一般人更努力,和他們相處其實愈平常愈好,只要完全忽略他們的咳嗽、跺腳、清喉嚨、發怪聲等症狀,我們愈不去提醒或是注意,妥瑞症患者就愈可自然地減少或是減輕這些行為;反之,當我們愈排斥或是刻意追問,導致妥瑞症患者出現壓抑這些行為的念頭時,症狀反而會變得更難以控制。

大數據推薦
熱門人物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