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大一廣場/台北跨年晚會硬辦  是經過「柯學」算計

  • A-
  • A
  • A+
  • 本文為「名家專欄」授權文章及圖片,以上言論及圖片不代表本台立場
  • 按此投稿

文/沈志霖

日前獨排眾議,硬辦跨年晚會的台北市長柯文哲視察賣場設置「不含萊劑專區」的狀況,被問到台北市跨年晚會的相關議題,柯文哲強調,他按照證據執政,不喜歡不理智恐懼,若停掉跨年活動,那餐廳、夜市要先關,「我非常反對這種民粹政治,我們這種科學家跟這種民粹政治實在是格格不入」。

柯文哲自認理性,以科學家自居,但事實上,柯市府決定辦跨年晚會的理由,並不如柯文哲嘴上說的那麼科學、理性,因爲根據2020年12/31柯市長自己在記者會公開決定照常舉辦跨年晚會的依據,不外乎是,1.台灣並沒有社區感染證據或社區感染案例, 2.已跟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確認過,疾管署沒新的疫情變化,這些都是任何人都能取得的「公開資訊」與科學、理性無關,且同時柯文哲也坦言「當然政治壓力很大,所以我想了一個晚上」,由此可見,除了科學、理性之外柯文哲照辦跨年晚會的決定當然也包括了「政治考量」。

▲2020-2021台北跨年晚會人數創下歷史新低,截至跨年倒數後,管制區內人數僅2萬多人(圖/記者楊澍拍攝)

台北市副市長黃珊珊在柯文哲2021年1/3日上線的YT節目上坦承:「取消或改成線上舉辦跨年晚會是最安全的作法!」可見柯文哲硬辦跨年晚會的決定不外乎是想拿「全民的健康安全風險」在「政治上」豪賭一把!藉此突顯他自己的「與眾不同」是多麼的科學、先進、充滿智慧!但柯文哲沒想到的是,跨年晚會本身並非重大市政項目,對絕大多數的台北市民影響不大,且因為網路、科技與娛樂產業、媒體環境的不斷改變,台北的跨年晚會雖仍具指標性意義,但重要性早以不如以往,現在跨年的選擇很多,收看晚會的方式也很多元,近年來參加實體跨年晚會的人數已逐年遞減,就是證明。

而柯文哲以「不理性的恐懼」來描述絕大多數縣市首長決定以「線上轉播」取代大型集會的「跨年晚會」其實乍聽之下似乎有理,但事實上很荒謬,因為任何防疫作爲,如果只以目前為止的數字、案例做決策,否則就是不科學、民粹、不理性,那台灣或許不會那麼早管制口罩出口、進行邊境管制、也不應那麼早要求全民緊緊帶上口罩、更不該要求政府以最高標準來防疫、人民更不必當壞人互相制約、提醒都該帶口罩、量體溫、互相保護,只因爲台灣目前的確沒有社區感染案例,頂多只有社區感染風險,事實上也沒有任何科學數字、分析可以夠科學的吿訴我們目前為止的防疫措施是否足夠或太多,反而我們要思考的是,或許就是柯文哲口中的「不理性的恐懼」讓台灣上下一心,以優於全球的高標準,在目前全世界嚴竣的疫情中,守住了大家的工作、生活、經濟,正常如昔。

柯文哲為了強化「照辦跨年晚會的正當性」不惜拖小市民的生活下水,不斷告訴大家,「是餐廳裡面,桌菜、夜市,近距離一邊吃飯一邊大聲講話,感染率才危險,如果真的要禁止廣場活動,那餐廳早就要先限制了。」甚至柯文哲還酸侯友宜市長「應該要呼籲新北市的市民不要搭捷運」,偷偷把「跨年晚會」與搭捷運、外食⋯等人民生活必需的食衣住行,這種必要性完全不同的事情,類比在一起,是一種偷偷「置換概念」的小動作,且柯文哲只針對餐廳、夜市與捷運,卻對台北照常夜夜笙歌的酒店與特種行業絕口不提,難不成柯文哲對於小市民的生活也有一種「不理性的恐懼」嗎?

事實上柯文哲的跨年晚會並非全國唯一,參加人數也很「掉漆」,甚至創下歷史新低,比張惠妹在台東的跨年演唱會超過7萬人還少一半,在防疫上也並沒有100%維持安全社交拒離,所謂的管制區定義也很模糊甚至混肴,因爲除管制區內的2.1萬人外,管制區外也有近2萬人群聚圍觀,這些都顯示出柯文哲標新立異的豪賭終就是白忙一場的鬧劇,因爲贏了,只是天祐台灣而非柯神再現、輸了柯文哲也承擔不起,或許柯文哲認爲,反正這些對政治聲勢日落西山的他而言只是再一次的死馬當活馬醫,但可惡的是這場「政治豪賭」的風險,將由全民共同承擔!

柯文哲硬辦跨年晚會的決定,其實並沒有那麼「科學」,是一場經過「柯學」算計、全民共同承擔風險的政治豪賭!

《作者簡介》沈志霖,曾任台灣青年公共事務協會理事長、民進黨中央黨部青年委員、台灣聯合國協進會監事、台灣青年民主聯盟中常委。現任台灣聯合國協進會理事、王世堅議會辦公室主任,17直播政志霖感大聲公主持人。

大數據推薦
熱門人物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
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