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獨家/女星遭家暴險死1招揮別傻念 盼敲響婚姻鐘撫慰童年

  • A-
  • A
  • A+

記者朱世凱/專訪報導

靠著女團Twinko在演藝圈打響名號的台日混血女星篠崎泫,悲慘童年經歷一直是內心難以抹滅的陰影,加上2019年曾被週刊跟拍私生活,導致感情一事浮上檯面,使得情緒幾度陷入低谷。不過即便往事沉重,篠崎泫依舊懷抱正能量,她向《三立新聞網》透露,自己還是期待能找個可靠的對象共組甜蜜家庭,當然,生孩子也是規劃之一,希望將過去缺失的幸福全數交付孩子,滿足人生其中之一的夢想。

▲篠崎泫希望能組個夢想中的家庭,將過去缺失的幸福都給孩子。(圖/翻攝自篠崎泫IG)

篠崎泫出生時不只被母親獨自丟在保溫箱,童年時更遭到一連串暴打,好幾次險些失去性命。記者詢問,如果媽媽將不久於人世,是否會放下心中傷痛前去看望?篠崎泫思量許久緩緩說道,「我還沒有辦法去決定這件事情,因為長期以來,我的內心一直在跟這件事情打架,我總是在想要或不要,但始終還沒給出決定。」她表示,媽媽目前也不會特別與她聯絡,「我都是透過我姊打聽她的狀況,因為她跟我姊還是很密切聯絡,我姊是她身邊正常養大的小孩。」但篠崎泫並沒有因為不得媽媽疼愛而與姊姊生疏,「我跟我姊感情是沒有問題的」,幼時受家暴時,「姊姊其實也有想救我,但她也沒辦法幫,只是一直哭。」

篠崎泫隨後說道,後來被送往多個寄養家庭,當中不乏也有對她肢體攻擊的人,「不好的(寄養家庭)就是電影常看到的那些,家暴或是不給你吃飯,那種就是現在也不會聯絡了。」由於當時社福單位系統還不算健全,因此她被送去的家庭也並非正規管道找到的,「我媽媽就找認識的人,遠房親戚、附近鄰居之類的寄養家庭」,以至於悲劇仍不時發生。篠崎泫說,雖然社福單位會派人來拜訪,「但拜訪都會有日期,幾月幾號去看妳,當然給人家看到的時候,妳就會是好好的,關上門以後就又像地獄一樣。」她透露曾住在一家之主是個喇嘛的家庭裡,沒想到給人尊崇又敬畏形象的喇嘛,私下竟然也是不斷施暴,還會拉扯她的脖子,「他就是喜歡看妳窒息的樣子... 我那時候還太小了,沒想過要報警。」

▲▼篠崎泫童年遭受一連串暴力對待,使她經常懷疑活下來的價值。(圖/翻攝自篠崎泫IG)

對於篠崎泫來說,「能讓你正常吃飯的就是不錯的寄養家庭了,他們也不會特別看我成績什麼的,我就跟幽靈一樣,像是家裡多出來的人」,如果這戶人家有兄弟姐妹,那她就會被投以怨恨眼神,「因為對孩子來說,一個陌生人來侵佔他們的空間 ,用我的床、用我的書桌、用我的衣櫃難免不開心,如果我是一個被侵佔的小孩,我也會不高興,換位思考後我就能懂他們覺得我像是來搶。」她還笑說,很羨慕哈利波特,因為對方至少有自己的房間,即便空間像是儲藏室,也能有自己的棲身之地。當然也並非所有照顧者都是壞人,篠崎泫透露,有位奶媽對她相當呵護,「她算是對我最好的,是讓我最想要去孝敬的人」,可惜至今一直無法聯繫上奶媽,因為對方搬去美國後就杳無音訊。

篠崎泫提到,其實自己能慢慢一點一點走出陰霾,都要歸功於心靈成長課,「它帶妳去找到自己的價值,妳會有機會去經歷過去很痛苦的回憶,它類似催眠,讓妳在很重要的事件當下,做一個不一樣的對話,去走入一個不一樣的結局,清理掉某些垃圾,不過這要花費很多天,我到現在都還有持續在做這個事情,心靈的進化對我來說很重要,我不是天生就很樂觀的人,我真的有太多陰影跟很負面的想法,所以我很多放假時間也都是拿來做沉澱。」

▲篠崎泫透過心靈成長課,重新面對心中陰影。(圖/翻攝自篠崎泫IG)

關於感情狀況,篠崎泫指出,自己目前還是單身,對於單身多久則沒有特別去算,「因為粉絲可能就會去推敲,哦!原來妳那時候有男朋友!所以我都不會講時間。」回想2019年被週刊跟拍的事件,她還是心有戚戚焉,直言自己沒有特別去設限要和圈內還是圈外人交往,「我現在想法是,因為過去(家庭)沒有很好,所以未來想要有個幸福美滿的家庭,也想要有小孩,但我沒有特別物色對象,順其自然,遇到就遇到,是藝人也沒關係,但我大部分都是圈外比較多。」她還笑說,希望30歲左右踏入婚姻,「如果沒遇到就可能延後,或是突然遇到,有股衝動想要嫁,突然閃婚也是有可能,我的人生沒什麼計畫性,感覺對了就去了。」 

▲篠崎泫坦言,自己沒有特別去計劃人生中的任何事,感情亦是如此。(圖/翻攝自篠崎泫IG)

★ 三立新聞網提醒您:

勇敢求救並非弱者,生命一定可以找到出路。透過守門123步驟-1問2應3轉介,你我都可以成為自殺防治守門人。

※ 安心專線:1925(依舊愛我)
※ 張老師專線:1980
※ 生命線專線:1995
※ 反霸凌專線:0800-200-885

★ 拒絕暴力!請撥打113、110

大數據推薦
熱門人物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