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大一廣場/《國際零時差》舉重場上的氣候運動家卡托阿陶

  • A-
  • A
  • A+
  • 本文為「名家專欄」授權文章及圖片,以上言論及圖片不代表本台立場
  • 按此投稿

文/研究員 陳怡君

如果身為運動員,你的國家將在30年內消失,除了拚盡全力在賽場奪牌之外,你還會怎麼做?

吉里巴斯的舉重國手卡托阿陶(David Katatoatau)選擇在奧運殿堂上,以燦爛笑容與開心歌舞來喚起全球觀眾與媒體的注意:「多數人不知道吉里巴斯在哪裡,我想透過舉重和舞蹈讓人們了解到,我們即將因海平面上升而失去家園,我的國家未來可能沉沒。」

把握每一次對國際發聲的機會,卡托阿陶是位舉重運動家、也是位氣候運動家。2014年獲得英聯邦運動會舉重金牌,是吉國第一面國際大賽金牌;2008年起代表吉國參與4屆奧運,今年也帶領著吉國史上最大的代表團參與東京奧運。卡托阿陶是吉國最傑出的運動員,當地人說起卡托阿陶總顯露自豪與驕傲。

賽場上的歌舞是其倡議行動的標誌,多年來致力呼籲人們關注氣候變遷,卡托阿陶儼然是吉里巴斯的氣候發言人。他在2015年向世界一封公開信中寫道:「吉里巴斯成千上萬的孩子都渴望著美好未來,但當我們的國家正在消失時,我無法欺騙他們夢想是可以實現的。」「這關乎一個種族的滅絕,太平洋低海拔的島國很快都將和我們一起被淹沒。」

氣候變遷不只帶來更劇烈的洪水與乾旱,對吉里巴斯來說,更是威脅國家存亡的沉重問題。

像吉里巴斯這樣平均僅高於海平面2公尺的太平洋島國,很可能在2050年因海平面上升而完全淹沒;事實上,吉國兩個無人小島已在1999年被淹沒。土地和水源因氣候變遷而受到破壞,海平面上升使地下水鹽化,井水已無法飲用、只能依賴雨水;土壤鹽化使可耕地面積越來越小,讓原本就因土質而受限的農業活動將可能完全消失。

2015年一位吉國人以全球首位「氣候難民」身分尋求紐西蘭庇護,遭紐法院認定不符難民標準,然2020年聯合國發布一項史無前例的裁決,認為各國若將難民潛返至深受氣候變遷影響的母國可能違反人權:「氣候變遷雖不致對潛返者生命造成立即危害,但仍會使環境惡化而對人導致不利影響,違反生存權。」

▲獨/國家快淹沒! 吉里巴斯舉重男熱舞示警

氣候變遷的威脅終於受到國際承認,但吉國政府與其他島國多年的氣候行動並非都如此順利。2019年許多太平洋島國也在美國宣布退出《巴黎協定》後紛紛與中國建交;同年的太平洋島國論壇上,包括吉國在內的小島國家集團起草「吐瓦魯宣言」要求各國提高減碳目標並加速淘汰燃煤,卻因澳洲反對而未成功簽署,對此吉國前總統批評:「和中國相比,澳洲更邪惡。」

看見歡樂舞蹈背後的眼淚,面對氣候變遷,不該只剩卡托阿陶的獨舞。

諷刺的是,今年英國智庫「碳追蹤」公布一份報告指出,全球仍有超過600座燃煤電廠正在計畫新建,且有超過半數、共368座位在中國,其餘則集中在印度及環太平洋的亞洲國家。中國是新建燃煤電廠數量最多的國家,也是全球最大煤炭消費國,溫室氣體排放量亦居全球之冠。

即便全球各國多以淨零碳排為目標,提出2050年以前的減碳策略,但在用電需求不斷飆升的情況下,中國及印度等開發中國家的燃煤發電依賴,在2019年罕見下降後再度回彈。這不但嚴重違背全球抗暖化的減碳目標,更與太平洋島國加速淘汰燃煤的呼籲背道而馳。

今年七月,德國及荷蘭等西歐國家百年未見的大洪水、中國鄭州洪水沖入地鐵的悲劇、美國熱到地表溫度54.4℃及加州嚴重乾旱…極端氣候的衝擊與我們越來越近,氣候變遷應是全人類必需共同正視的問題。卡托阿陶歡樂起舞的背後,代表的是地球不斷融下的淚水,也是一個吉里巴斯人面對家國即將沉沒最悲痛的呼救。

大數據推薦
熱門人物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
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