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摘/星雲大師斜槓人生曝光 佛光山竟是這樣寫出來的

  • A-
  • A
  • A+

記者鍾志鵬/台北報導

網友知道佛光山是星雲大師開闢的,可是網友不知道,星雲大師是怎麼辦到的。在《啟動斜槓人生》一書中。星雲大師曝光自學之道,個性靈活的他,不只是一位和尚只懂守住舊傳統。透過文章發表宣揚人間佛教與書法「一筆字」,「寫出」全球佛光山道場。

 ▲星雲大師與年輕人接軌,曝光《斜槓人生》開創佛光山的故事。 (圖/臺灣商務印書館提供)

 ▲ 星雲大師與年輕人接軌,曝光《斜槓人生》開創佛光山的故事。 (圖/翻攝自天下文化《人間佛教 初心》預告)

星雲大師沒受過正規教育  透過自學開啟斜槓人生

年輕時候的星雲大師,帥氣個性靈活,不是一位只懂在舊傳統與佛學思想中的和尚,經過超過半世紀的努力,佛光山已經全球開枝散葉,人間佛教示現人間。

星雲大師開闢佛光山,從無到有,是一趟神奇的旅程,就像保羅‧科爾賀所寫《牧羊少年奇幻之旅》中所提到的,「當你真心渴望追求某種事物的話,整個宇宙都會聯合起來幫你完成」、「你的心在哪裡,寶藏就在那裡。」

星雲大師生於貧困環境,歷經戰爭,一生中沒有受過正規教育。但是他練字、寫字賺取收入,開辦教育機構,創立管理佛光山,一路自我學習、持續學習,才有如今佛光山的一片天…………

萍飄蓬轉  星雲大師在1949年春天從基隆港上岸

就這樣,一九四九年的春天,在一個寒風細雨的日子裡,我從南京搭乘京滬線火車到上海,由黃浦江乘船到臺灣。在船上搖呀搖的,但是臺灣究竟在哪裡?我不熟悉,甚至直到在基隆港上了岸,我還完全不知道即將面對的是一個什麼樣的情況。

不過,既然已經到了臺灣,對臺灣的佛教界也不能不做一些了解。據我所知,臺灣的佛教是在鄭成功光復臺灣前後,由閩南僧侶到臺灣開創的。根據統計,在有清一代,臺灣境內的純佛教寺院有一百多所,此中以創建於一六六二年的臺南竹溪寺歷史最悠久,是臺灣最早的佛寺,與開元寺、法華寺並稱為當時臺灣的三大名剎。後來清末到日據時代,整個臺灣佛教以福州湧泉寺的僧侶為主流,他們發展出「大崗山」、「觀音山」、「大湖山」、「月眉山」等四大派系,都是仿效大陸的寺院建築,也是臺灣初期頗具規模的道場。

 ▲ 星雲大師與年輕人接軌,曝光《斜槓人生》開創佛光山的故事。 (圖/翻攝自天下文化《人間佛教 初心》預告)

終於對日抗戰結束,臺灣光復了,中國的和尚紛紛到臺灣,如大醒、南亭、慈航、東初、章嘉活佛、白聖等,乃至後來我們僧侶救護隊的數十名年輕人也一擁而來,最初大家投靠無門,後來為了生存,只有各奔前程,各自尋找安身之處了。

我在僧侶救護隊紛紛離散之後,心想自己也得找一個棲身之處,後來到了中壢圓光寺,遇到妙果老和尚,他不失為臺灣佛教界的一位長者,滿面笑容,滿口和氣,承他收留我,我就這樣跟隨了他。但因為我沒有臺灣的入境證,無法報戶口,所幸吳伯雄先生的尊翁吳鴻麟老先生,當時是臺灣省參議會的參議員,也是警民協會的會長,由他出面具保,幫我報了戶口,我因此得以在臺灣立足,所以我和吳伯雄一家世代就這樣結了深厚的因緣。

 ▲ 星雲大師與年輕人接軌,曝光《斜槓人生》開創佛光山的故事。 (圖/臺灣商務印書館提供)

枯木逢春  星雲大師心想佛教一定要創辦各種事業

初到宜蘭時,我除了每期為《覺群》與《菩提樹》雜誌各寫二篇文章以外,其他大部分時間都是應邀到臺中、雲林、虎尾、嘉義等地的城隍廟、媽祖宮布教。後來慢慢的,我透過成立「國語補習班」、「文藝寫作班」、「青年團」、「組織佛教歌詠隊」等方式,接引了一批有理念、有熱情的年輕人到雷音寺學佛。

如心平、慈莊、慈惠、慈容、慈嘉等,他們跟著我下鄉弘法,到電台、監獄布教,以及成立佛教文化服務處等。後來他們甚至出家,幫我創建佛光山,並在佛光山「以教育培養人才、以文化弘揚佛法、以慈善福利社會、以共修淨化人心」的四大宗旨下,辦理佛教學院、重編大藏經、出版各種佛書,以及從事養老、育幼、恤貧、醫療、賑災等慈善工作,開始推動各種弘法事業,舉辦各種弘法活動。

 ▲ 星雲大師與年輕人接軌,曝光《斜槓人生》開創佛光山的故事。 (圖/臺灣商務印書館提供)

當時我的想法是:佛教一定要創辦各種事業,有事業才能接引青年進入佛門,才能留住人才;有了人才,佛教才能發展,才能福利社會,才能得到社會的認同。所以我喊出「佛教需要青年,青年需要佛教」的口號,我認為彼此是相需相成的。

果真,這批優秀的青年並沒有辜負我的期望,他們加入佛教的弘法行列,成為佛教的中堅幹部後,志氣昂揚的跟著我展開各種弘法活動,大大的拓展了弘法空間,並且接引越來越多的社會人士信仰佛教。

慢慢的,有了廣大的信眾作為後盾,我的新佛教運動終於得以一步一步的實現,終於能夠逐步改革舊有佛教的陋習,而讓佛教走上年輕化、知識化、現代化、人間化,甚至成為國際化的佛教。

 ▲星雲大師與年輕人接軌,曝光《斜槓人生》開創佛光山的故事。  (圖/臺灣商務印書館提供)

單純的布教活動  卻經常遭到警察阻撓.教界杯葛

當時舉凡媽祖宮、城隍廟的廣場,以及鄉下人家的晒穀場,我們只要把汽油桶往場中一擺,上面放二塊木板,就是弘法的舞台。但是這麼單純的布教活動,卻經常遭到警察的阻撓,以及教界的杯葛,可以說每回出外布教一次都不容易,不但要跟警察捉迷藏,還要排除種種障礙,因此每次弘法前,團員們開著廣播車到街上宣傳,我聽到他們熱情的呼著口號:「咱們的佛教來了!」都會從內心裡湧現一股莫名的感動。

為了新佛教的實現  星雲大師也只能一一去突破

「為了新佛教的實現,也只能一一去突破。」例如,最初我想在電視台製播弘法節目,卻因當局一句「和尚不能上電視」而夭折。可是我並未因此而氣餒,我相信「只要有佛法,就會有辦法」,於是幾經再接再厲,最後終於在一九七九年首開電視弘法之先河,於華視製播佛教史上第一個電視弘法節目《甘露》。

為了弘傳佛教,普及佛法,我不但首開電視、學校、軍中布教之先例,甚至到監獄舉辦短期出家修道會。此外,並針對社會各種不同的對象,舉辦各種活動,開辦各種課程,諸如成立兒童班、婦女法座會、青年會等,同時舉辦大專、兒童、老人、教師等各種夏令營,以及創辦「人間衛視」,發行《人間福報》,設立「佛光緣美術館」及「佛光緣滴水坊」,乃至舉辦「世界佛學會考」,鼓勵讀書,打造書香社會。尤其首創「素齋談禪」,藉著餐會談法論道,數年來也度化了不少社會人士學佛。

 ▲星雲大師與年輕人接軌,曝光《斜槓人生》開創佛光山的故事。  (圖/臺灣商務印書館提供)

一筆字傳奇  星雲大師就樣寫出一所大學來

每當早上天空還蒙蒙亮的時候,我就起身,開電燈,開了每日早晨的功課「一筆字」書法。舉凡「正命」、「無盡藏」、「行走山河」、「仁慈天下」的字句; 規定自己每天至少要寫上五十張。可惜,因為我的眼睛看不到字,只有憑靠感覺,對準了中線,使一筆到底地把宣紙上要寫的字句,一次寫完,否則,中途停頓,也就不知道如何銜接上下筆畫了。因為每天固定書寫,好或不好也都不計較,我就姑且將它定名為「一筆字」。

我自知一生有許多缺點,例如:五音不全、不喜聚等。尤其從小沒有練字的習慣,所以凡是教書時黑板上的粉筆字、筆記上的銅筆字,都願軟弱無力,但環境能造就一個人的轉變,一九五三年初,當我駐錫宜蘭雷音寺這簡陋的小廟時,每年都要做一次佛七法會,因為沒有錢粉刷道場,只得買些紅、黃、綠顏色的顏色的招貼紙,一些勉勵大家念佛修行的法語來張貼,也算是一回的布置了。

 

 ▲ 星雲大師與年輕人接軌,曝光《斜槓人生》開創佛光山的故事。 (圖/翻攝自天下文化《人間佛教 初心》預告)

「那是你跟我要的,又不是我強迫你接受的,也就不再感到愧疚。」

每年一次的「佛七」,至少都要寫個八十張左右的標語,光是構思文句就要花去一、兩天。只是,每寫好一張,自己看了都覺得還不能見人。可是光初期臺灣,又沒有什麼書法大家,也不認識什麼能人之士,不得已,字不好,總比什麼都沒有要好,也就勉強地再寫下去了。等到第二年,招貼紙褪色了,再換新重寫。就這樣,一年又過一年,我連續寫了二十六年,未曾中斷。

說實在,一年才寫一次,自覺在字的美感上,實在沒有什麼進步。可是偶爾有些年輕的弟子又會對我說:「師父,你寫兩個字給我好嗎?」因為是徒弟,不會說我寫得不好,都是說我「字寫得進步了」、「很好看」之類讀美的話,那麼,我也就自覺得意,而樂於廣結善緣了。

只是,往往下之後,看了看,還是覺得寫得不好。不過,一方面,我心裡也想,那是你跟我要的,又不是我強迫你接受的,也就不再感到愧疚了。

 ▲星雲大師與年輕人接軌,曝光《斜槓人生》開創佛光山的故事。  (圖/臺灣商務印書館提供)

寫出一所大學來  星雲大師一筆字無心插柳柳成蔭

記不清詳細的時日,在一九九○年代的某一天,偶然的因緣之下,我前往臺北慈容法師主持的普門。那時,他們正在隔壁的佛裡舉行梁皇法會,禮拜《梁皇寶懺》,我在佛殿後方的辦公室裡等待,因為大家都去拜懺了,辦公桌沒有人使用,不曉得是哪一位弟子的桌上擺有筆墨,我就在那裡坐下,信手拈來,便書寫了個大字。

就在收筆的那一刻,忽然間,一位年老的女長者走進来,一面悄俏地遞給我一個厚厚的紅包,一面還叮囑說:「師父,這是給你的,你可不要給佛光山喔!」

我一向不喜爱收紅包,但是在時候,强硬地拉扯也不好看。所以,我就手寫了四個字送給 她。可憐地,那個時候,連一張宣紙都沒有,只是用了一張薄薄的油印紙,也算是「秀才人情紙一張」,聊表心意了。

但是過了一會兒,她又從佛堂裡回來,開心地對我說:「師父,大家都想要你寫一張字送他們,並且都已預備好十萬塊錢,要來向你索字了」我一聽,很納悶地說:「我又不是賣字的!」

原來,這一位老太太拿了我的字之後,就到佛堂裡去炫耀說:「這是大師給我的字!大家一聽,紛紛說:「我也要、我也要!」於是,老太太就對他們說:「道可是十萬塊錢供養才有的呢。」前來拜《梁皇寶懺》數百人,家庭經濟都有相當基礎; 十萬元還嚇不著他們,各個也就都說:「我們也有十萬塊錢!」

 ▲星雲大師與年輕人接軌,曝光《斜槓人生》開創佛光山的故事。  (圖/翻攝自天下文化《人間佛教 初心》預告)

那時候,我忽然想到美國西來大學正在籌款建校,能有過十萬元的幫助,也是很重要。因此,就義不容辭地和大家結緣了。一天下來,我竟然寫了四百多張字。當然,我寫字不是朝「錢」看的,只是想給人歡喜罷了。不過,既然大家有心,我也就做了交代:「假如因為我的字,而能有善款,那麼就全部匯給西來大學作為建校基吧。」

沒想到,消息一傳開,第二天,另外一班來拜《梁皇寶懺》的數百信徒,又開始 了一片索字的熱潮。他們聽到昨天熱烈索字的情況,也都說:「我們要大師寫的字!這回,我又被逼上梁山了,只有苦苦地在那張桌子上又寫了一天。一整天下来,也是寫了幾百張。真可以說,當初西來大學的創辦,並沒有對外化緣,都是參與拜《梁皇懺》的信徒們,為了與大家一樣,想要得到這麼一張紙,進而才成就的。

由於這樣的因緣,我心裡就想,寫個字,也能有這麼大的好處,還寫出一間大學來,看起來,今後真有人要字的話,我就跟他結緣好了。

 ▲星雲大師與年輕人接軌,曝光《斜槓人生》開創佛光山的故事。  (圖/翻攝自天下文化《人間佛教 初心》預告)

 ▲星雲大師與年輕人接軌,曝光《斜槓人生》開創佛光山的故事。  (圖/臺灣商務印書館提供)

本文摘自臺灣商務出版《啟動斜槓人生-星雲師的自學之道》

星雲大師

一九二七年生,江蘇江都人。

一九四九年至台,擔任「台灣佛教講習會」教務主任及主編《人生雜誌》。

一九五三年任宜蘭念佛會導師;一九五七年於台北創辦佛教文化服務處;

一九六四年建設高雄壽山寺,創辦壽山佛學院;

一九六七年於高雄開創佛光山,樹立「以文化弘揚佛法,以教育培養人才,以慈善福利社會,以共修淨化人心」之宗旨,致力推動「人間佛教」,並融古匯今,手訂規章制度,印行《佛光山清規》,將佛教帶往現代化的新里程碑。

星雲大師在全球創建三百餘所寺院,如美國西來寺、澳洲南天寺、非洲南華寺、巴西如來寺等,均為當地第一大寺。

也創辦十六所佛教學院、二十五所美術館、圖書館、出版社、書局、五十部「雲水書坊」行動圖書館、五十餘所中華學校,暨智光商工、普門中學、均頭中小學、均一中小學和多所幼兒園等。以及先後創辦美國西來大學、台灣南華大學、佛光大學、澳洲南天大學及菲律賓光明大學等。

二〇〇六年,西來大學正式成為美國大學西區聯盟(WASC)會員,為美國首座由中國人創辦並獲得該項榮譽之大學;

二〇一〇年澳洲南天大學通過政府高等教育品質與標準署(TEQSA)認證。

二〇一五年,五校整合成為第一個跨國又跨洲的國際性「佛光山系統大學」。

大數據推薦
熱門人物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
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