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找回健康、照顧老父」科技CEO捨高薪 返鄉養虱目魚

新聞台
  • A-
  • A
  • A+
他找到自己真正想做的了!

記者詹誌銘、陳昱弼/綜合報導

台南養虱目魚的型男,在魚塭裡頭養著一尾又一尾肥美健壯的虱目魚,您可知道,其實他過去在大陸LED產業擔任CEO,年薪高達千萬元,當時真的是用生命在賺錢,喝酒拼業績喝到都吐血了,還是把那杯已經沾滿血、紅掉的酒給喝乾,結果被診斷出得了肝硬化與膽囊癌,醫生告訴他,如果接受治療大概還有兩年可活,於是他決定放棄事業,回到台灣做自己想做的事。原先在台北開餐廳,但一次回台南老家時,見到爸爸年邁的背影,連要搬一包飼料都顯得吃力,讓他決定回鄉接手虱目魚養殖事業,一改傳統,使用友善環境養殖方式,讓黃家成為全台灣第一個獲得歐盟認證的養殖業者,驚奇的是,從被醫生宣判即使治療也只能活兩年開始,已經撐過八年。

赤膊男暗夜揮大刀 路過人車嚇到掉頭

▲天還沒亮,黃國良就已經開始工作。

天未光、夜色仍黑,虱目魚塭裡已經傳來啪搭啪搭的交戰聲,穿透黑鴉鴉的寂靜。

漁民黃國良:「就是因為牠容易受驚嚇,所以我們正常是半夜三點在捕撈,就是趁著牠睡覺的時候,慢慢、慢慢把牠抓起來。」

黑暗中除了傳來拍打水面的急促聲,還能撇見魚鱗反光的閃爍,天色漸亮,這才清楚看明白,原來漁人是站在水裡,一尾、一尾的把虱目魚放進漁網,這也才清楚見到虱目漁民黃國良的模樣。

赤膊男暗夜揮大刀 路過人車嚇到掉頭

▲流刺網的方式較能保持魚的口感,但費時費工。

黃國良說:「因為不想要受電擊,一般我們一次性捕撈,整個圍大網過來,然後電擊把虱目魚電死、電暈,可是這樣子會影響牠的肉質,牠的肉質會緊縮,我們這種方式、流刺網的方式就是大隻的卡住,小隻的牠就會游走,那我們一隻一隻的拔下來就不需要用電擊的方式,這樣才能吃到最好吃的魚。」

赤膊男暗夜揮大刀 路過人車嚇到掉頭

▲捕捉一次魚就需要花費許多人力。

為了維持肉質口感,黃國良得更費工,有的漁民在岸上拉著流刺網移動,有的則在水裡,沿著漁網抓起卡在漁網上頭、體型已經夠大的虱目魚,等到綁在肩上的漁網裝了足夠的量時,岸上頭還得有人接應,不斷來回運送這些剛撈上岸、最新鮮的虱目魚。黃國良說:「我們沒有辦法一次性捕撈,我們像這種方式,我們要產季的時候,至少要捕撈十次,要分十次,人家一次性捕撈,我至少要分十次。」

變相加重成本的負擔,但黃國良也誠實的說:「增加很多,但是重點還是找不到人幫忙,就是現在會拔魚的很少,所以你看我們來幫忙的都是七、八十歲的老爺爺。」

赤膊男暗夜揮大刀 路過人車嚇到掉頭

▲然而有技術的人年紀也越來越大。

捕魚的工作辛苦,所需要的技能也不是一蹴可幾,漁村裡能找到的幫手幾乎都是碩果僅存的國寶,只是一個個年紀都大了,黃國良的爸爸便是其中之一,這也是黃國良放棄千萬年薪的CEO職務,回家泡在水裡的原因。

赤膊男暗夜揮大刀 路過人車嚇到掉頭

▲黃國良下定決心回家鄉養魚也是因為年邁的父親。

黃國良說:「其實後來是因為,有一天回來家裡,回來鄉下看到我爸爸,那天晚上真的是看到他的背影,就覺得我爸年紀好老了,我突然覺得好老、飼料扛不動了,所以當天在回去的路上,回台北的路上,我就很認真的去思考這個問題。」那一刻爸爸的背影黃國良看得有些心酸,因為從小叛逆的他,國中開始就半工半讀,一路在外闖盪,從小漁村子弟拼到LED產業高階經理人。

赤膊男暗夜揮大刀 路過人車嚇到掉頭

▲看見父親的背影,突然覺得時間過得很快,爸爸已經變得很老了。

黃國良說:「其實從小在這個漁村長大,沒有人想要養魚種田,既辛苦又沒錢賺,所以能跑多遠跑多遠,我國中的時候就出外啦,然後一直都在外面工作。我們家是務農又養魚,所以兩頭忙,但是就是賺不到錢,因為其實不管是台灣的漁民或者農民,都是受到所謂的中盤通路商的壓榨,所以其實真的賺不到錢,那做得很累、很辛苦,可是沒錢賺,所以從小就立志不要養魚、不要當農民。」

赤膊男暗夜揮大刀 路過人車嚇到掉頭

▲但其實黃國良過去可是LED產業的CEO,卻因為拼業績將身體拼壞了。

初出社會,黃國良從出版社業務開始做起,拚命三郎、不肯服輸的個性讓他在幾年之內,便到了年薪千萬的位階,不過老天是公平的,生命中獲得了什麼,似乎也就得失去什麼。黃國良說:「其實當初在大陸當經理的時候,老實講賺了一些錢,可是把自己的身體賠掉了,就是因為每天為別人賣命,所以後來發現自己得了肝硬化、膽囊癌。前幾年幾乎都是用酒在拼業績,我曾經喝酒喝到杯子變紅的,喝到吐血了,還是喝、還把那杯酒喝乾了。」

想到過去的生活,黃國良說:「沒辦法,當時我這個人個性就比較強,不喜歡輸人,所以跟外地人做生意就是這樣子,反正杯子拿起來就是乾杯,奇怪怎麼喝到一半,杯子怎麼變紅色的。」

赤膊男暗夜揮大刀 路過人車嚇到掉頭

▲得知只剩兩年壽命,黃國良開了夢想中的餐廳。

身體健康亮起紅燈,黃國亮立刻結束工作,但他不是選擇治療,而是要完成這輩子未完的夢想。黃國良說:「我只是覺得說,其實像我後來知道自己得了這些病,我也沒做治療,因為當時醫生跟我講說我剩兩年,然後他說可以做栓塞、可以幹嘛,我問他說如果做了之後會好嗎,他說大概有五成的機率可以讓你多活兩年,那我幹嘛做?那就沒必要做,我快快樂樂的過這兩年就好啦!」

黃國良:「那時候其實,老實講就覺得自己好像也沒多久可以活,所以就幹了很多這輩子自己想要去做的事情,我沒有學過廚師,我不是廚師,可是我原本就很喜歡下廚,我很喜歡搞一些有的沒的。」開餐廳的夢圓了,但黃國良心底還是有一個缺口。

赤膊男暗夜揮大刀 路過人車嚇到掉頭

▲但其實心裡更希望找回親情,於是回家鄉接下養殖漁業。

黃國良:「到頭來你會發現,你為了要賺錢其實你損失了很多東西,像我年輕時候幾乎沒有跟家人共同生活過,因為我大部分都是在外地打拼,所以我跟家人的關係很疏遠,回來之後變成說,因為從小到大沒有習慣生活在一起,所以原本的那種親情就不是那麼緊密,現在變得更,因為衝突點,因為理念不一樣嘛!其實都是彼此互相關心,我關心他、他關心我,可是因為也不懂得表達,所以其實真的,這是我一直覺得蠻內疚的一件事情。」

於是黃國良捨棄絢爛繁華、回歸單純,這一刻起,他想做的是找回那份遺失的家庭情感,還有記憶中的味道。

赤膊男暗夜揮大刀 路過人車嚇到掉頭

▲黃國良養出有淡淡芝麻味、是阿公時代味道的虱目魚。

黃國良:「你知道以前虱目魚有個很古老的名字,叫作麻虱目,麻虱目魚、麻虱目的由來是因為,虱目魚以前是吃藻類、吃浮游生物,所以牠的肉質本身就帶有一股淡淡的芝麻味,我們說麻味、麻味,所以才稱為麻虱目,可是現在的人不知道,現在的人可能有些人聽過麻虱目,但是不知道麻虱目的味道是什麼,我的魚就能吃到這個味道,就是以前阿公時代麻虱目的味道。」

赤膊男暗夜揮大刀 路過人車嚇到掉頭

▲而且黃國良的魚因為有足夠空間運動,比較一般的魚更健康。

黃國良:「因為現在的人喜歡吃魚肚,應該說生意人喜歡賣魚肚,所以現在養殖戶就會為了追求讓魚肚更大,他會加一些所謂的增肥飼料,就加一些脂肪,多加一些脂肪讓牠的油脂愈來愈厚,所以你發現現在的虱目魚頭都特別小,身體也特別短,但肚子好大,每一個都是大肚男。」要找回阿公時候的虱目魚味道,黃國良選擇友善養殖方式,他的魚塭養的虱目魚數量是別人的十分之一,低密度養殖給了虱目魚足夠的活動空間。

黃國良:「因為牠的活動空間大,牠的活動空間大之後,牠的成長速度就會加快,其實你看我的魚的體型,很多人乍看說好像沒這麼重,可是其實牠的斤兩是足夠的,就好像我們人在練肌肉一樣,所以我的魚每一隻都是肌肉男。」

赤膊男暗夜揮大刀 路過人車嚇到掉頭

▲黃國良要求友善養殖,注重魚蝦的天然。

因為常運動,身體也就比飼料魚健康,過多無謂的藥物也就能少用一些,再加上池子裡還混養了一些白蝦,水鳥開始佇足,一度消失的螃蟹跟著回來,小時候的漁村景象,黃國良一點一點找回。

黃國良:「其實我前幾年失敗了三年,我的魚蝦完全沒收成,其實現在這麼高密度的養殖之下,你必須要運用很多非天然的東西去協助牠,我希望做到純天然,所以我就一直在降低數量,降到一個我現在一甲地可以收成五到六千(隻),我可以順利收成,可以達到我想要的經濟規模,然後又可以不使用藥物。」

赤膊男暗夜揮大刀 路過人車嚇到掉頭

▲雖然一年養魚時間約半年,但這才達到黃國良要求的品質。

黃國良:「現在比較老一輩的漁民們,他們並不是想害人,只是因為他們不懂,因為他們沒有用藥的觀念,他們沒有正確使用藥物的理念,所以當只要有人跟他講說這個東西很好用,他就會去用,可是其實他也不懂,所以常常會感冒了吃到頭痛的藥,頭痛了又吃到感冒藥,你說他想害人嗎?不是的,他沒有,他只是因為不懂,所以我一直想要去扭轉這種觀念,因為今天我如果有辦法把我的理念讓更多的養殖戶知道,每一個人都來投入所謂的友善養殖,那我覺得這樣才是正確的。」

赤膊男暗夜揮大刀 路過人車嚇到掉頭

▲黃國良的父親雖心疼,但還是必須要工作。

但要養這條魚,要付出的還不只這些,黃家的魚塭每年得經過太陽曝曬,養水、養池、養地,利用微生物菌種把汙染物分解掉,一年真正養魚的時間大約只有半年,黃家上上下下都在為這尾魚奔波,黃爸爸也就格外心疼兒子。

爸爸黃碧田就說:「對啊,他也不是身體很好,做工作,其實我們的工作是這樣,不是粗重活,不過沒有什麼休息的時間。」

赤膊男暗夜揮大刀 路過人車嚇到掉頭

▲不過對黃國良而言,他超越醫生當初宣告只剩兩年的壽命,更找到自身的生存價值。

煎台上的虱目魚泛起油亮光澤,這尾魚不只橫掃各大獎項,黃家還是全台第一個獲得歐盟認證無毒標章的養殖業者,黃國良的健康也因為回家養魚,撐過醫師口中僅存的兩年,生命總會遇到一時踉蹌,但這或許就是上天給的小小啟示吧!重新咀嚼自己的生存價值,體回那一時半刻無法理解、卻又烙印心頭的箇中滋味。(整理:實習編輯林瑩真)

   《台灣亮起來》節目播出時間

首播:三立新聞台(日)12:55

大數據推薦
熱門人物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