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新聞
0:00 0:00

「狒死」悲劇誰負責?管動物權單位竟是教育部

三立新聞/採訪報導

六福村脫逃的狒狒,最後遭射殺死亡

▲六福村脫逃的狒狒,最後遭射殺死亡。

六福村脫逃的狒狒,最後竟被射殺死亡,但責任的歸咎卻成了羅生門,為何會出現這種狀況,原來是因為台灣對於動物的權責單位相當混亂。在台灣,動物園不歸動物專家管,而是教育部;加上動物園登記為觀光遊樂業,又歸觀光局管,但這兩個單位,對動物的保育其實並不是專家根本不熟悉,甚至在六福村坦承狒狒來自他們園區之前,也沒人知道牠到底哪裡來  如此混亂權責單位,也難怪釀成這次「狒狒之死」悲劇。

桃園市農業局人員:「桃園市政府農業局現在圍捕狒狒,(有沒有強一點的光),最後決戰。」

打燈就能看到相距短短一公尺,已經不會動的狒狒,但桃園市農業局人員還是拿著麻醉槍逼近。

桃園市農業局人員:「還活著嗎?(沒有,已經中了,不會動了啦,我來我來沒關係,你幫我打燈,你幫我錄就好)」

影片中帶頭的就是桃園市農業局專委盧紀燁,但其實在台灣,農業局、農委會根本不是主管動物園的主管機關,因為動物園的法律定位是社會教育機構,竟然是歸教育部管轄。

動物園的法律定位是社會教育機構,竟然是歸教育部管轄

▲動物園的法律定位是社會教育機構,竟然是歸教育部管轄。

立委邱顯智:「這個是很怪的,因為教育部他根本也沒這樣的專業能力去做處理,如果是說又有一些類似動物園有圈養動物讓人觀賞的話,他可能會分屬在交通部觀光局,那交通部他管交通,他是不是有這樣的能量或是這樣的專業能力,其實也沒有。」

前桃園市農業局專委盧紀燁:「順利把牠逮捕歸案,謝謝阿嬤、阿嬤來、阿嬤來。」

外行人來圍捕,這從農業局第一時間反應就能看得出來,他們用網子將狒狒抓起來,大夥兒拍完照後七手八腳粗魯地將牠裝進運輸籠,就是這個動作,動物專家認為非常不恰當。

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副執行長陳玉敏:「已經奄奄一息的狒狒,你又把牠倒入袋子裡面,最後要到運輸籠的時候,居然像倒垃圾一樣,因為牠的爪子會勾住網子,還這樣抖抖抖把牠倒到運輸籠裡頭,這一整串過程,動物真的是非死即傷。」

捕捉人員粗魯將狒狒裝進運輸籠,動物專家認為不恰當

▲捕捉人員粗魯將狒狒裝進運輸籠,動物專家認為不恰當。

專家解釋,這些動作導致已受重傷的狒狒面臨死亡邊緣,一般來說圍捕動物都會有正確的SOP。

動物園工作人員:「還是我過去那邊,這樣夠嗎?」

首先鎖定動物逃脫的區域,使用人海戰術將帆布攤開,圍成外圍封鎖線,必要時保育員還得聲聲喚,讓動物能盡量冷靜,再引導到圍捕範圍內,交給內圍的保育員與獸醫靠近。

圍捕動物會有正確的SOP,首先要鎖定動物逃脫的區域

▲圍捕動物會有正確的SOP,首先要鎖定動物逃脫的區域。

動物園工作人員:「第二針沒中。」

最後由獸醫吹箭麻醉將動物運送回動物醫院 ,做專業的醫療處置。

動物園發言人曹先紹:「如果在距離更遠的位置才會去啟動麻醉槍,那像這樣子吹箭或者麻醉槍,我們也必須要求我們同仁定期去接受打靶或者吹箭比賽,確保大家平常就有練習。」

而國際間面對動物逃脫也有完整SOP,第一做好現場管控,第二要注意連通管道暢通,最後也是最重要的一點,得保障動物安全。

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副執行長陳玉敏:「全世界做法都是這樣,就是說你真的要一個專業的動物救援管制,一定都是這樣的,第一個你要有總指揮官,你每一個物種都要有不同的動物行為專家在這裡以及獸醫師。」

對比國外完整SOP都有明確的主管機關來下達命令,反觀台灣桃園市府、新竹縣府還有六福村全都出動,多頭馬車現場究竟該聽誰的,自然一團亂。

立委邱顯智:「新竹縣政府跟桃園市政府在狒狒被槍殺之後他會互踢皮球,因為就是說權責不明。」

台灣以獲報的地方政府為權責對象

▲台灣以獲報的地方政府為權責對象。

照理來說在台灣以獲報的地方政府為權責對象,代表桃園市為優先,但若跑到新竹縣就變成了新竹縣府,沒有明確的權責單位釀成這次狒狒死亡悲劇,若再往前追溯,牠的來源清楚被掌握,根本就不會衍生後續問題。

六福村動管部副理林純如(2023.03.24):「利用空拍設備來幫助我們去了解現在整個的數量,最新的狀態如果有少,我們馬上就可以知道。」

六福村的狒狒數量23日清點時,竟然比原先呈報的多出一隻,而且呈報對象又變成了林務局,代表狒狒從哪來成了羅生門;原本矢口否認的六福村,直到29日深夜才坦承這隻狒狒來自他們園區,六福村第一時間不承認,再加上動物主責單位異常混亂,導致狒狒在外遊蕩16天最後卻慘死,這個結果堪稱是行政失靈下的悲劇。

三立新聞台

大數據推薦
熱銷商品
直播✦活動
三立新聞網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