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大一廣場/走了一個外交人員之後…請放下黨同伐異壞念頭 | 名家 | 三立新聞網 SETN.COM

二大一廣場/走了一個外交人員之後…請放下黨同伐異壞念頭

  • A-
  • A
  • A+
  • 本文為「名家專欄」授權文章及圖片,以上言論及圖片不代表本台立場
  • 按此投稿

文/尉道聲

就在大阪駐處蘇處長輕生的消息傳出後,不到幾個小時,網路上就忽然出現一則名為「一個台灣外交官的痛心告白 誰殺了我們的外交官?」的匿名訊息,打著現任外交人員的名義,用似是而非的文字,把蘇處長往生的責任賴在外交部長官甚或執政者身上,企圖分化外交部還有這個國家,身為一個真正的外交人員,對於這種行為,我感到無限的憤怒。

蘇啟誠生前宅邸曝光 遺孀含淚打包遺物

▲輕生的大阪代表處蘇啟誠曾自言對不起謝大使(指謝長廷)

隔天,這位在第一時間假冒現任外交人員並且匿名的作者,台大的蘇宏達教授,在特定媒體的吹捧下,具名的再次貼出這文章,默默的刪改了自己是現任外交人員的文字。但他不知道,在文章出來的第一刻,所有前後期的年輕同仁早就發現這文字的惡意跟不實。因為這麼多年來,隨著民主化的進程,外交人員早就避免「外交官」自稱,而當中的各項充滿政治偏見的文字,更是嚴重脫離現實,對於每一位在第一線為國家努力的外交工作者,都是公然的羞辱。

首先,蘇教授說蘇處長的死,是因為現任政府不尊重「體制」,不尊重「外交官」,把很多「好缺」都派給了自己跟政二代,這就是一種魚目混珠的挑撥。按照我國的現行制度,大使等等駐外人員,本來就有一定比例的政務任用,隨便問一個外交部同仁,都會知道多數的民主國家也是這樣。道理很簡單,全權大使駐外就是代表總統,總統基於外交的行使,當然有權利提出這些政治任命,任何外交官員都能理解。

就以美國為例,新總統上任,所有駐外大使就會總辭,再由新任的總統進行政務任命。在台灣,歷任政府也一樣,馬前總統的時期,做文宣的金溥聰先生當駐美代表,過去還有不熟悉日文的人駐日,毫無相關背景。還有只因為是蔣總統的家人,卻也曾經分別擔任駐日和新加坡的代表。更不要說,在這之前曾經還有雙手也數不完的高官,不必經過外交特考,也可以在特殊的安排下被任命為職業外交官員,領取退休俸,只因為他們都有同一個黨籍,或是出身黨國權貴。

王定宇 蘇宏達 蘇啟誠 外交官(圖/翻攝自王定宇臉書)

▲曾經擔任過外交官的教授蘇宏達,遭指稱惡意抹黑外交部任命過程

之所以要列舉這些,不在於論斷藍綠,而是要提醒討論事情必須學會客觀,要點出事實,回到專業甚至是常識上來談。至於蘇教授所謂A區的派駐等等,只要Google就知道,現在美洲從華府到加拿大,歐洲從英國、歐盟到歐陸主要國家,多國的代表清一色都是職業外交人員,比例上絕不少於過去,而很多位年資已屆的常任大使,更被委以重任,改為特任繼續在前線努力,換句話說,這不就代表現在外交人員的更受到重視嗎?!蘇教授刻意把國際上的常例,鬼扯成現任政府的特例,再當作攻擊並且分化外交團隊的理由,心態極為可議。

蘇處長到底為了什麼離開我們,日本媒體揭露了一部分遺書的內容,說是因為不堪國內對於機場事件的嚴酷批判,但我更相信這其實是一個外交人員對國家還有國民的高度責任心。因為職務上的份野,我不曾有機會與蘇處長共事過,但我知道直到最後一刻,他所心心念念的還是他的國家,還有這段期間他始終放不下,排山倒海的謾罵與攻擊。

幾個小時前,跟一樣外放的同期同事談起這件事,再想起這陣子媒體上那些永無止境,卻多半來自假訊息的尖酸刻薄,最後我們在痛哭失聲中關上網路電話。

我想告訴每一位「蘇宏達教授」,在這個國家最傷痛的時候,在每一位你選擇逃離的外交線上工作的前後期兄弟姊妹最需要鼓勵和支持的時候,請你放下黨同伐異的筆,放下你心裡的仇恨,讓我們能夠為了這個國家一直堅強。

《作者簡介》尉道聲,中華民國駐外外交人員,35歲中壯世代。

大數據推薦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