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勝的國民黨沒有本錢開心 柯文哲才是真正可以笑開懷的人 | 名家 | 三立新聞網 SETN.COM

大勝的國民黨沒有本錢開心 柯文哲才是真正可以笑開懷的人

  • A-
  • A
  • A+
  • 本文為「名家專欄」授權文章及圖片,以上言論及圖片不代表本台立場
  • 按此投稿

美麗島電子報/林濁水

—12月國政民調數據的意義

2018選舉,做為總統期中考,成績比任何人預料的都更壞。民進黨創下了自台灣民主化30多年來,兩大黨中最慘的地方選舉成績。衝擊之下,依美麗島國政民調,只剩19.0%的民眾認為蔡英文適合當下一屆總統,不只距離賴清德的37.1%、柯文哲的36.4%,朱立倫的39.8%都有超過15%以上的遙遠差距,還落在王金平的20.0%之後。 

慶祝行情在柯這邊 

至於柯文哲,本來,民進黨中央希望透過市長選舉把他聲勢打下來,以免在2020挑戰蔡英文的總統選舉。只是沒有被打下來的柯文哲,不只依國政民調調查,在總統適任度和賴清德朱立倫不相上下,甚至在將來任何綠、白、藍候選人的競選組合中,都領先第二名6%以上,如果遇到蔡英文,更至少領先蔡英至少20%,甚至30%以上,這樣的氣勢和剛剛投完票藍綠雙方對他的評價完全不能相對應。藍綠投票後看到柯文哲選市長只領先3000多票,便認為他氣勢已衰,但是現在看來,民眾評價柯文哲是另外一個角度:柯文哲是打敗了藍綠兩大黨的人,非同凡響,於是選後柯文哲有了一波慶祝行情。 

▲選後柯文哲有了一波慶祝行情。(圖/中央社)

國民黨沒有慶祝行情 

這一個民調還有個特別的矛盾,那就是調查出來,民眾認為最適任總統的是朱立倫,領先柯文哲3.4%,但是一旦競選,任何三人組合,朱都落後柯6%以上。這個矛盾應該出在民眾對兩黨印象都不好,以致國民黨成為朱立倫的包袱的緣故。稍早,12月初<遠見雜誌>就有這樣的調查出來,認為未來總統應該由黨籍人士當的只有33.1%,比認為由無黨人士擔任的37.8%還少,民眾之中,18~29歲的年輕人更有66.1%認同未來總統應該由無黨人士當,認為必須具備黨籍的只有19.6%。這些數據強烈反映了民眾對兩黨的觀感。 

本來,10月韓風掀起,帶動了國民黨選舉得票率的飆升,毫無疑問的,民眾對國民黨的正面評價,包括好感和認同都同時大幅上升。依據國政民調,10月民眾對國民黨的好感上升到41.7%,超越了反感的39.2%,對國民黨的認同才18.7%,到了11月,上升到25.4%,然而到了12月認同只是持平的25.8%,而好感度居然大跌回到34.8%,被反感度39.9%超越。這等於宣告選舉結束,國民黨毫無慶祝行情。這和2014年民進黨勝選後情形差很大。選前,2014年10月,民眾對民進黨認同19.8%,11月22%,選後,12月25.1%,1月27.8%,2月28%,民進黨維持了4個月正面評價持續上升,選後擁有3個月慶祝行情,此後略為回檔後持續上升直到2016年7月,維持了一年8個月之久的蜜月期,國民兩黨勝選後發展,兩兩相比形成了反差強烈。如今國民黨既然沒有了慶祝行情會不會也不會有蜜月期?如果真的沒有,豈不是柯文哲勝選2020的軌道愈來愈鞏固?

▲勝選政黨認同趨勢。(圖/中央社)

過去兩年來的民調軌跡顯示,朱立倫雖然一直是國民黨總統候選人呼聲最高的人,他聲望的浮沉也相對穩定,但是另一方面他聲望是浮是沉都是隨著外在環境而被動地變化,並沒有像韓國瑜具有主動強烈帶著整個黨上上下下的記錄,11月甚至出現韓國瑜帶動國民黨聲望上升時,朱反而下跌。換句話說,比較起來,韓國瑜才是國民黨上下浮動的主動而主導的先行的指標;然而,韓國瑜這個指標,固然在選舉時,拉抬了國民黨的聲勢,而選後國民黨迅速的回落,顯然也是韓國瑜選後,爭議性言行不斷出台帶動的,這樣的連動會不會持續?是個有趣的而影響深遠的課題。 

由於國民黨選勝後民眾評價反而弱化,於是在民調中出現了非常怪異的現象:如果吳敦義參選,泛藍民眾無論是在深藍、中等藍、淺藍民眾之中,支持度都大幅落後給柯文哲;如果參選的是朱立倫,也只有占民眾中14%的深藍民眾中朱立倫可以守住多數支持,在12.6%中等藍,10.8%淺藍中,朱獲得的支持度只能和柯文哲平手。可見接在勝選之後,國民黨仍然危機重重。 

選後民進黨雖然一片反省之聲,但是並沒有什麼讓民眾耳目一新的反省結論可以激勵人心,於是在兩黨民氣同時乏善可陳,國民黨既沒有慶祝行情,民進黨認同也持續低迷的現實中,並不被認為最適任總統的柯文哲,反而大幅超前任何可能的競爭者,最被支持當未來總統。

▲總統選舉支持度九群分析。(圖/中央社)

民進黨民眾擔心總統敗選 

去年,蔡英文聲望直直落之後,民進黨群眾擔心,她2020怎麼連任,到了閣揆換上賴清德,一開始,他們士氣很振奮,但是蔡總統聲望的回升只是曇花一現,群眾開始醞釀2020總統選舉改由賴上陣確保民進黨執政。例如這次民調中,民進黨民眾認為賴清德適合當未來總統的高達77.7%,但是認同蔡英文的只有51.2%,整個泛綠民眾中,蔡甚至只有43.5%支持她選2020總統—一半都不到,而賴有70.7%。 
這意味著只要民進黨由蔡參選,民進黨民眾跑票的都會有一半的驚人幅度。 

民進黨民眾支持頼選總統是為了確保執政,但是民進黨多數立委對2020大選的目標早已從總統勝選轉移到確保立委不要輸太多。立委的心情是這樣,使得參選黨主席的卓榮泰不得不回應「不能只為一個總統選舉,放棄國會多數。」這麼一句聽來怪怪的,似乎很無厘頭的話。為了保立委,立委的如意算盤是蔡總統主動大方地推薦賴清德,但是蔡參選的意志太強烈了,於是立委個個人心惶惶。 

民進黨立委擔心2020區域席位個位數字! 

從民調上看來,蔡總統當選連任的機會只有2020年候選人只有蔡吳兩人,這樣,蔡將篤定當選還可以把民進黨立委選情拉抬得不錯。但吳蔡兩人義參選的條件實在太弱了,對手弱成這樣,柯文哲如果參選將遠遠比他2018年選市長輕鬆多,依民調,三人同選,柯將獲得47.1%支持比蔡吳兩人加起來的26.2%還多出20.9%之多。 

吳弱到在國民黨內初選,無論採取現制或全民調制,都保證不會過關。所謂國民黨改革派強調全民調其實多此一舉,國民黨的候選人篤定就是朱立倫了。 

如果候選人是柯、朱、蔡,那麼,蔡依民調只有14.7%支持度,和姚文智選台北巿長差不多,將會落後朱立倫的29.0%達到14.3%之多;如果換上賴清德,仍然落後,但是畢竟可以達到22.6%,和朱的27.2%比,只差4.6%,有較量餘地。 

由於2004年~2016年四次大選,兩黨立委得票率都和總統得票率有高度的連動關係,又由於單一選區的選舉制度,對弱勢黨產生的殺傷力幾乎是毀滅性的,例如,2016年選舉,民進黨以45.08%比38.71%才贏國民黨6.37%,但是區域立委居然以49比20大贏國民黨29席。依這樣的前例,並假定2020年的選舉,立委和總統的得票率之比和支持度比例相當,而柯文哲不組黨,立委還是兩大黨之爭的話,縱賴清德當母雞,民進黨區域立委席位都可能只比2016年國民黨的29席稍好,如果由蔡英文當落後朱立倫14%的母雞,民進黨的區域立委席位恐怕會恐怖地剩下個位數! 

那時,民進黨立委席位要少掉一些,便只能寄望整個泛綠民眾在2020年採取很難預測的分裂投票了。然而分裂投票要比較有效果還得建立在柯文哲只選總統不組黨的前提上。然而組不組黨,擺在柯文哲前面的有兩個強烈誘惑性的例子: 

一、由於民眾對兩黨的不滿,因此社會上有一個有力的新黨出現的希望一直很高。例如,今年7月,台灣民意基金會調查出高達5成7民眾認為,台灣需要出現新的政黨來取代民進黨與國民黨。 

二、法國素人馬克宏運用個人魅力,登高一呼,組織新黨「共和.前進!」結果一群名不見經傳的候選人居然選進國會,一歲的新黨成為國會過半數的政黨。 

只要柯文哲組新黨參選,依當前民調的現實數劇,不管選上多少,民進黨受到的衝擊將遠大於國民黨,甚至有可能將不只區域剩下個位數而已。 

—這會是天方夜譚嗎?如今出現天方夜譚不已經是流行國內、國際的普世現象了? 

面對既險峻無比,又難以捉摸的未來,民進黨內「大破大立」的聲音此起彼落。但是,怎樣才是大破大立,如今內容還不清楚;而且縱使找到方案,是不是就足以力挽狂瀾也沒有人清楚;更何況現在有權者的立場是鞏固領導中心,並努力避免整個黨滑到所謂的大破大立的方向。 

國政民調充分說明了民進黨立委把2020年戰爭的戰線由總統勝選轉移到保立委席位並且希望由賴清德領軍的民意基礎。只是這樣的戰線轉移立委們雖然心嚮往之,要講出來卻戒慎恐懼。現在,國政民調有一些數據肯定會讓他們的期望再增強。那就是,國民黨的好感度又被反感度超越了,而蔡總統的滿意度雖然談不上反彈,但到底沒有進一步下探,而賴清德的滿意度則有相當幅度的反彈,達到4.4%不滿意度大降6.4%,落回50%以下。這是整個民調中最顯著的變動。 

然而,保住立委席位固然是民進黨當前大事,非常重要,但是比起解決近20年來,近20位不論黨籍的總統和閣揆全都歡欣上台,也全都徹底耗損而下台的悲劇,畢竟是只算是很小很小的事而已,因此民進黨內,賴清德固然是當前最有給予民進黨,甚至國家最多正面能量的政治領袖,那麼為什麼不讓他帶領大家共同面對更遠為重大,更對歷史有長遠影響的大事,承擔體制改造使台灣脫出凡當上總統,閣揆必被耗損的悲劇循環,或者至少不要只考慮非常短暫、局部性的意義而把他當作一次立委選舉的助選員而已。 

2019回嘉真好-憶童趣嘉遊
大數據推薦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