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一千個晚安/不管愛多近多遠 而是愛可以跨越時空限制

  • A-
  • A
  • A+

作者貝怡/綜合報導

這一集一開始,戴天晴回憶父親的話說:「老爸說,有些關心是很明顯的;有些則是藏在背後。我們關心一個人,並不是為了讓對方知道我們在意他,而是很單純的希望對方能快樂、能變好。因此我們默默付出,義無反顧,也別無所求。就像靜靜躺在海上的龜山島一樣,不管是抬頭、還是不經意的轉身,都能看見它不離不棄的身影;就像母親一樣,殷殷的守望。不論是孩子離家、或者歸鄉。」

一千個晚安

▲一邊是愛情,一邊是夢想,柏森該如何抉擇。(圖/一千個晚安第14集劇照)

龜山島,是台灣宜蘭縣頭城鎮海岸以東的火山島,形狀像隻海上飄浮的龜。以前有來自宜蘭的同學說,坐火車時看到窗外的龜山島,就感覺回到家了。就好像戴站長話裡說的那樣,如同母親對孩子的守望。這種對原鄉土地的情感,人人都有;你的家鄉在哪裡呢?地標是什麼呢?甚至,不必是地標,一碗米粉羮的口感和味道,一句當地人才懂的諺語,都讓戴天晴和寬姐與宜蘭搭起熟悉的連結。

一千個晚安

▲不顧一切衝到現場 只為了確認天晴是安全的。(圖/一千個晚安第14集劇照)

一千個晚安

▲陪伴,是最長情的告白。(圖/一千個晚安第14集劇照)

有時候,愛是近的;有時候,愛是遠的。天晴離家好遠,但寬姐關注了漫畫工作室發佈了對天晴的道歉。聽說宜蘭那裡發生連環車禍,寬姐顧不得原本對回宜蘭那裡的拒絕理由,也要縮短距離、直奔現場,去見天晴一面!戴家和雖已離世,但他的愛,仍然藉著他的話、他的聲音和影像或文字,以及他為別人做過的事,存在每個與他有關的人的生命裡。這裡我們看到,重要的不是愛多近多遠,而是愛可以跨越時空限制,就在那裡,愛存在。只要愛存在,一切都有意義。處在不被愛、没有愛的世界裡,才是最讓人痛苦心碎的事。就像這一集裡,寬姐與天晴的關係呼之欲出;不管是像寬姐對天晴那樣,遠遠的守護一個她,或是近近的擁抱她在懷中,都是幸福。失去天晴對她來說就是失去愛;我想會是寬姐最深的絕望和恐懼。

看過網路文章說:「陪伴,是最長情的告白。」戴家和對天晴和天雨、寬姐對天晴、平叔對柏森、阿莪和小健;這些親情固然是,愛情其實也是;吳柏森對天雨從小到大的陪伴,應該很有體會。程諾與天晴的結伴同行,也是一樣。程諾要去找熟識噶瑪蘭文化的老師,天晴很難得的主動要求同行。「我還是個好旅伴吧?你爸的旅行我也有一份。不能丟下我。」程諾帶點任性的要求,不想被丟下,也帶著感情。陪伴裡不只有愛,也有彼此關照、互相扶持的責任。如果今天有人說愛我,卻去和別人做伴、把我交給別人照顧,我會有多難過?別人需要你陪,我就不需要你陪嗎?別人比我更重要嗎?難道我不是你的責任嗎?是代替你照顧我的那些人愛我?還是你愛我呢?除了被愛,我也想付出;我想愛的是你,不是別人啊!你不給我機會陪你、對你好嗎?我不配愛你嗎?為什麼敷衍我呢?我想,這也是天晴難以面對生母的心結:「戴爸愛我我知道;但生母把我交給戴爸照顧,她真的愛我嗎?」她想回報戴家和,戴家和說她没把他當父親。她想愛一個母親,卻不知道生母是不是值得她愛?她在親情這部分,丟失了好大的一塊!

其實,想一想,不愛的話,就根本不理對方了。看起來,就算好像是敷衍、是交給別人照顧,其實也是有愛的;不然,何必那麼大費周章?那麼費功夫打點呢?寬姐若是天晴的生母,她必定鉅細靡遺的做足了各種安排,才能夠多年來隱藏的這麼不露痕跡。誰說這看似遺棄的背後没有愛、不是愛呢?這麼多年來默默的關注守護,她並没有離開過,一直都在…如果我是被莫名其妙晾在一邊的人,會希望對方給我一個交代。若不是我不好,那麼你為什麼這樣對待我呢?多年來的尋求、等待,天晴不會想要一個答案嗎?

愛是需要學習的。没有人生來就懂得怎樣愛人與被愛。阿莪跟所有的父母一樣,都是第一次,做這種性格、這種年齡、這種特質的小孩的父母。就算有好幾個孩子,每個孩子也各不相同,對父母來說,也都是「第一次」。阿莪很努力的想做個完美的好媽媽;阿翔也很努力的想做個討媽媽喜歡、能保護媽媽的好孩子;但是,他們都感壓力和挫折,覺得自己一直没有做到。愛成了壓力,而不是彼此的成全與共同的享受。

什麼是成功的愛,並没有一個定義;也没有標準的SOP流程,更没有一應俱全的範本。愛的對象給我們的反饋,讓我們修正自己付出的行為和態度;前人的經驗給我們指引;旁觀者的建議給我們參考;讓當局者迷的我們醒悟過來,和愛的對象同享愛裡的平衡。程諾就是那個旁觀者;他成了阿莪母子中間調合的憑藉;用的是他的同理心。他吃過的苦,使他知道阿莪嚴厲的背後,目的不也就是希望阿翔健康快樂?這目的,以考第一名的要求和情緒的冷暴力是可以達到的嗎?如果不能,是不是該修正呢?

看過有些心理學書籍裡說,男人都喜歡探險、需要一個自己的空間;十歲的阿翔也是。在阿翔的祕密基地裡,他終於能放鬆,侃侃而談;當阿翔說出會心疼媽媽的眼淚,會想趕快長大證明自己有能力保護媽媽時,程諾有没有彷彿看見另一個自己?阿翔就只是個孩子。童年只有這陣子;不享受童年就没有童年了;何必逼自己過早成為一個大人?別說童年,我們每個人不也都一樣,只有一個現在?珍惜和享受當下的一切,也是很重要的。總不好現在急切望將來,將來又悔今天錯過。

經紀人這樣對柏森說:「機會走了,就再也不會回來了。等待和猶豫,才會是這個世界上最殘酷的殺手。」他暗示柏森要捨得和天雨的愛情,守住禁愛令,才能抓牢當下實現夢想的機會。柏森為此陷入長考;兩者都不放,魚與熊掌要怎樣兼得?

柏森以前拒收天雨打破戴小象存錢筒買來送他的電子琴,如今天雨從換宿打工女孩那裡親手栽種收成的稻米裡,嚐到「夢想的味道」。那因為自己付出的努力和心血,所獲的滿足,是不是不用天雨就可以得到?天雨能夠、或者應該要單純的希望柏森能快樂、能成功,而甘於默默付出,義無反顧,也別無所求的犧牲自己、和從六歲就想嫁給他的夢想,去成全柏森嗎?天雨會怎麼面對和柏森的感情呢?

看寬姐和天晴之間的眼神流轉與互動,讓我兩度湧上眼淚。看天雨和柏森之間的分與合也讓我感觸良多。不管是親情還是愛情;捨不得放手是愛;放手有時候也是愛。作為明顯的有愛,作為隱藏的也有愛。不是不愛;期望時機成熟的時候,都能水落石出,得到愛的交代。

大數據推薦
熱門人物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