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失智醫生/枕邊人變陌生人「痛的是妳照顧他但他不記得妳」

  • A-
  • A
  • A+

記者郭奕均/台南報導【2019/07/29更新奇美醫院說法】

針對以下報導,奇美醫院表示,目前整起案件還在司法程序,一切尊重司法判決結果。

「最讓人難過的是,用心照顧他,但是他不記得妳…」,10年了,李其芳一直照顧著失憶、智力還退化到剩下5歲的丈夫蔡伯羌,這位從枕邊人變成最遙遠的陌生人,但李其芳沒有放棄,還到處奔波打官司,想替丈夫討回公道,畢竟丈夫曾經是位醫師,卻因為過勞倒下,本該救人,卻救不了自己,而看起來堅強的李其芳,也經歷了好多絕望、崩潰的時候。

失智醫生蔡伯羌(記者陳則凱攝影)

▲蔡伯羌失去記憶10年,妻子李其芳也經歷了好多崩潰和傷痛,但她始終照顧著丈夫。(圖/記者陳則凱攝影)

想更了解蔡伯羌失憶的故事,可以參考另一篇報導(點此連結),他曾是一位外科醫師,10年前卻在準備踏進手術房時突然昏倒,兩天後醒來,就此失去短期記憶,智商也嚴重退化,聰明的醫生回不來了,他忘了新婚兩年的妻子和才出生6個月的兒子。

「如果他沒有倒下,他現在應該是主任了吧,我可能也過得和很多醫師娘一樣,說話是有份量的」,但現在的李其芳就像個平凡的家庭主婦,穿著簡單樸素,臉上脂粉未施,照顧一個生活無法自理的先生,但這還不是最令人崩潰的。

有一陣子,李其芳帶著蔡伯羌到台北治療,「但我那時很想念我的兒子,我很少和兒子分開這麼久,然後蔡伯羌的狀況又很差,一直好不起來,什麼都不記得,也無法和我正常對話」,一邊想念兒子,一邊面對失去記憶的丈夫,李其芳的情緒一直在崩潰邊緣,「而且他有時在外面走路走一走,就會突然吐了你知道嗎,當時真的就會很無助,覺得天啊我到底該怎麼辦,然後就會崩潰,對著他大罵…。」

失智醫生蔡伯羌(家屬提供)

▲蔡伯羌曾是一位外科醫師,如今卻救不了自己。(圖/家屬提供)

失智醫生蔡伯羌(記者陳則凱攝影)

▲回憶起10年的心酸種種,堅強勇敢的李其芳還是會掉淚。(圖/記者陳則凱攝影)

李其芳最記得有一次,他們在趕去醫院的路上,「他雖然在走路,但他其實是半睡半醒的狀態,他邊走邊吐,我就趕快用力拍他的背,想快點把他拍醒」,但很多時候我們表面上看到的樣子,都很容易加入個人理解而誤解別人,「結果有個外國人就認為我在打他,他就當場大罵我,我怎麼這樣對他,一定是我這樣對他,他才會狀況這麼不好,還罵說,他應該跟我離婚的!」

這是任誰都難以承受的指責,「很多時候別人真的不懂,也不了解他的狀況,但事情並不是他們看起來認為的那樣,我帶他的辛苦也是別人不知道的啊…」,除了生活上的挑戰,李其芳還受過不少人的閒言閒語,「有護士私下說我看起來很愛錢,但蔡伯羌沒錢了,我一定撐不了多久」,結果這一撐,10年過了,李其芳依舊天天照顧著丈夫,還努力為他打官司爭一口氣。

「其實在他倒下之前,我本來就很獨立了」,李其芳曾經一個人到美國讀碩士,本來還打算在美國工作,但因為認識了蔡伯羌,才讓她決定回台灣結婚,結婚後蔡伯羌工作時數超長,幾乎都不在家,「我常常一個人待在大房子裡,家裡大大小小事都是我自己面對處理,有一次懷孕肚子痛,我還一個人去醫院,他也忙到無法來陪我。」

或許醫師娘也不像外界想像的那樣,很多時候,她們都是一個人,「我已經習慣靠自己了,所以當蔡伯羌倒下的時候,我並沒有到覺得天塌下來的感覺,我認為我還是可以處理。」

習慣了堅強,但身為一個女人,面對丈夫忘了自己、忘了孩子,生活大小事還需要人照顧,在外面還要受到批評和種種挑戰,「有時候壓力真的很大,晚上睡前會大哭,但是難過有什麼用,哭完了,日子還是要過啊,然後蔡伯羌看著妳,他也不知道妳在哭什麼,就會覺得,算了吧。」

女人的堅毅和韌性,總能在絕望時徹底展現,李其芳就是最好的例子,現在的她仍在對抗大鯨魚,希望蔡伯羌原本任職的醫院能還給他們家一個公道,更希望社會能真正重視醫療人員的工作環境,「我們到底還要犧牲多少醫生才能喚起大家的重視?什麼時候變成醫生救了別人,卻救不了自己…?」

追蹤三立新聞網 :
大數據推薦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