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紐時發行人強調捍衛新聞自由 痛批川普藐視記者

中央社
  • A-
  • A
  • A+

「紐約時報」發行人薩茲柏格23日在美國布朗大學(Brown University)演講,強調捍衛新聞自由的重要性,也抨擊總統川普對新聞媒體的藐視,導致其他國家肆無忌憚攻擊記者。

美國,紐時,捍衛,新聞自由,川普,藐視記者(圖/取自Pixabay圖庫)

▲「紐約時報」發行人23日在美國布朗大學演講,強調捍衛新聞自由的重要性,也抨擊總統川普對新聞媒體的藐視,導致其他國家肆無忌憚攻擊記者。(圖/取自Pixabay圖庫)

薩茲柏格(Arthur Gregg Sulzberger)演說提到,「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的使命是尋求真相、幫助社會大眾更瞭解這個世界。

方法有很多種,從號召反性騷的「我也是」(#MeToo)運動,到揭開科技如何重塑現代生活各層面的專家報告,還有提供措辭犀利的重要文化評論。

然而,民族主義抬頭導致人們自我封閉之際,他指出紐時最重要的工作之一,正是打開世界之窗。

紐時每年外派記者赴全球160多個國家,在伊拉克和阿富汗報導當地數十年來的暴力衝突與動盪情勢,也在委內瑞拉和葉門報導貪腐和衝突是如何形成大規模飢荒。紐時也在緬甸和中國躲避政府當局的監控,調查他們對洛興雅人和維吾爾人的系統性迫害。

薩茲柏格表示,上述這些採訪任務有著巨大風險,他的同事曾因為地雷、汽車炸彈和直升機墜毀而受傷,還被幫派毆打、遭恐怖分子綁架,甚至慘遭專制政府監禁。

他舉例,當武裝分子攻擊肯亞首都奈洛比一間購物商場時,可以在人群中看到紐時記者,因為他是唯一朝著槍聲奔去的人。

薩茲柏格指出,自從美國爆發內戰以來,紐時就開始報導衝突事件,讓他們對於如何支援和保護現場記者有了相關經驗。

他說,作為紐時的領導階層,很難不擔心人在戰爭蹂躪、疾病猖獗及險惡工作環境的同事。但令他們感到欣慰的是,除了知道自己所做的一切準備和防範措施外,還有另一個至關重要的安全網,即是全世界最強大的新聞自由捍衛者:美國政府。

然而,過去幾年情況急遽生變,為了阻止記者揭露令人不安的事實並追究責任,越來越多的政府採用公開的、時有暴力的方式試圖毀壞記者信譽,迫使他們保持沉默。

這是一場針對新聞記者的全球性攻擊,但更重要的,這是侵犯社會大眾知的權利、民主價值核心,也是對真理概念本身的侵犯。或許最令人感到憂心的是,助長這場浪潮的種子就在這裡埋下,埋在這個自詡為新聞自由和言論自由最堅定捍衛者的美國。

薩茲柏格提到,全球各地記者面臨到的威脅急遽惡化,對於記者而言,2018年是這個行業最險峻的一年,數十人喪命、數百人遭監禁,遭到騷擾和威脅的更是不計其數。

其中包括慘遭沙烏地阿拉伯當局殺害肢解的異議記者哈紹吉(Jamal Khashoggi),以及揭發俄國政府在敘利亞祕密行動後,卻不幸墜樓身亡的記者鮑羅廷(Maksim Borodin)。

新聞工作的辛苦總是夾帶著風險,特別是在缺乏民主保障的國家。如今有別以往的是,這類殘暴的打壓行為卻是有美國總統的消極容忍,甚至是默示鼓勵。

薩茲柏格說,如今的政府已經背離美國作為新聞自由捍衛者的歷史定位,其他國家看在眼裡,就將矛頭轉向記者,開始肆意妄為打壓攻擊。

他從採訪第一線角度來看政府的背離程度,透露一個從未公開過的故事:兩年前他們接到一位美國政府官員來電,提醒紐時駐埃及記者華爾希(Declan Walsh)將要被逮捕,雖然這是令人擔憂的消息,但實際上這是很常見的通知,過去他們收到無數這類的美國外交官、軍方將領和國家安全官員通知。

但這通電話卻跟以往有所不同,他們發現這名官員並未將通報紐時一事告訴川普政府,也沒有獲得授權。這名官員認為,川普政府打算擱置這項消息坐等記者被捕,而非試圖阻止埃及政府或提供記者協助。這名官員還擔心,儘管只是提醒紐時記者有危險,自己都有可能受罰。

由於無法仰賴美國政府阻止逮捕行動,或是一旦華爾希入獄後能幫助他獲釋,薩茲柏格指出,他們轉而向華爾希原籍國愛爾蘭求救,不到一個小時,愛爾蘭外交官員即前往他的住所,在埃及武裝部隊逮捕他之前,將他安全地護送到機場。

薩茲柏格說,他曾向川普表達這些擔憂,他告訴川普,獨立新聞之所以會遭受這些攻擊和打壓,是各國受到美國啟發,川普彬彬有禮聽著,也表達關切,但川普仍不斷升級自己的反媒體言論,在他競選連任的同時,這些言論再創下高峰。

川普不再滿足於醜化準確報導為「假新聞」,他現在開始妖魔化記者,稱他們是「真正的人民公敵」,甚至指控他們叛國。他使用的這些詞彙不僅啟發世界各地的獨裁者,川普自己也在仿效那些人的手法。

「人民公敵」一詞有個特別殘暴的歷史。在法國大革命和納粹德國時期,這個詞彙被用來當作大規模處決的理由,也被前蘇聯領導人列寧(Vladimir Lenin)和史達林(Josef Stalin)用來正當化謀殺異議分子。

薩茲柏格說,叛國罪是三軍統帥所能犯下的最嚴重罪刑,川普恐嚇記者,還用捏造罪名揚言控告記者,這讓專制政權領導人群起效尤。

在美國,憲法、法治體制和依然強韌的新聞媒體有制約作用,但在其他國家,領導人可用驚人的效率逼記者噤聲。

薩茲柏格指出,這代表著面對日益遽增的壓力,新聞機構必須堅守包含公平、準確及獨立等卓越新聞的價值觀,同時透明化新聞工作,讓大眾對於記者工作與在社會扮演的角色有更多理解。

他還說,新聞自由的真正力量,是由具有見識且積極參與的公民所組成,他堅信獨立新聞的存在,也期許它能蓬勃發展。薩茲柏格相信這個國家及其價值觀,並期望能實踐這些價值觀,讓它們成為一個更自由、更公正的世界榜樣。

演說中文全文連結https://cn.nytimes.com/opinion/20190925/press-freedom-arthur-sulzberger/zh-hant/

追蹤三立新聞網 :
大數據推薦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