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獨/豬隊友、黑道、毒犯出難題 護理師打針技術這樣練的!

  • A-
  • A
  • A+

記者陳弋/新竹報導

每個人都有身體微恙的時候,上醫院打針是我們的共同經驗。不知你有沒有在注射室遇過護理師「on不上」的窘境?曾有病患家屬按捺不住性子,大呼:「乾脆請醫師來打!」究竟醫師和護理師,誰的打針技術比較好?資深護理師阿信(化名)要分享她廿多年職涯的見聞,注射室的豬隊友以及張牙舞爪的黑道、毒犯,竟成了她磨練「針技」的導師!

▲注射、抽血是護理師的基本技能。(示意圖/讀者提供)

阿信認為,比較醫師和護理師誰的打針技術好,並沒有太大意義,如果硬要給個答案,護理師對於靜脈注射、抽血通常比較嫻熟,因為這是她們的日常任務。同樣的事醫師當然也會,像是住院醫師就時常幫病人打針,她也遇過技術很好的醫師,不過當這些醫師後來升上主治醫師、總醫師,拿針筒的機會變少,轉而請住院醫師或護理師代勞,技術可能因此生疏。

話雖如此,醫師裡面不乏執針技術好的,阿信表示,在臨床上碰到的麻醉科和急診室醫師,「用針」的技術都很好;另一方面,針筒雖輕,也不是每位護理師都拿得起,阿信回憶小護士時期,注射室一名同事對打針這件事有很大的心理障礙,老是哀號:「針扎進肉裡面好可怕!」即便扎的不是自己的皮肉,該名護理師卻往往在重要時刻縮手,請阿信代打。阿信說,這名不敢幫人打針的同事後來選擇調往精神科,因為「注射的機會比較少」。

阿信說,正式成為一名護理師之前,她們一定會經過在校的注射訓練,在課堂上練習各項技術:肌肉注射對打、血液對抽、盤尼西林測試(皮內注射,很痛)。當時同學們抽籤對打,阿信抽到的夥伴之一就是上述那位懼怕拿針筒的護理師(兩人是護校同學),更倒楣的是,那一次的練習項目就是盤尼西林測試,結果對方戳了4次才成功,阿信回憶廿多年前往事,「宛如噩夢一場」。

▲打針這件小事,讓護理師阿信經歷無數趣事。(圖/Pixabay)

「通常護理師抽個2次以上,就可能會被病人跟家屬白眼了!」打針、抽血是每一位護理師的必備技能,但每位病患的身體狀況不同,有的血管好找、有的血管不好找,考驗百百種。阿信坦言,起初在病人和家屬的注視下,還是會有壓力的,過去她在新北市一間中型醫院服務,有一次幫老人家抽血,「第一抽」不慎失手,在一旁虎視眈眈、全身刺青的家屬竟在注射室拍桌咆哮:「妳再抽不到我媽媽的血,給我試看看,我會揍妳!」阿信急忙解釋:「你媽媽九十多歲了,又有糖尿病,血管很沉,不好抽,希望你諒解。」好在第二抽成功,原本氣呼呼的家屬才沒繼續飆罵,當病患離去,阿信眼角的淚水終於奪眶而出。在醫院暴力頻繁浮上新聞版面之前,阿信早已經歷過家屬的言語霸凌。

另一次是到新竹監獄幫受刑人抽血,阿信生平第一次和這麼多重刑犯面對面,部分毒犯由於長時間自行靜脈注射,導致血管硬化甚至壞死,血變得非常難抽,其中一位挑釁:「妳抽不到啦,妳抽到的話我跟妳姓!」幾秒鐘後,這名犯人的態度一改跋扈,轉為驚呼,因為阿信一針就「on上」,順利抽到血。

「長期施打毒品的人,血管、皮膚往往發黑,血管變成深色帶點藍紫色浮在皮膚上,很像迷宮似的巨瘤。幫他用優碘消毒之後,要用酒精再消毒一次,因為有時優碘或酒精會滲進洞裡,很像伊藤潤二漫畫的真實版。」阿信回想為毒犯打點滴的經驗,這種人打毒品打到身上千瘡百孔,常常只剩下腳背的靜脈可以注射,缺點是非常疼痛,連毒犯自己都不會打那邊,但當他們病入膏肓,針頭只得往那邊招呼。

▲阿信指出,很多毒犯長期自行靜脈注射,導致血管壞死、皮膚潰爛。(示意圖/Pixabay)

阿信認為,打針是一項技術,只要抓到訣竅,並不困難,厲害的護理師一大堆。早年她曾試著用頭皮針替自己注射血管,一方面練習,另一方面為的是體會病人的感受。各式各樣難打的情況都有解決之道,一般來說,止血帶綁上去,血管自然浮出,此時若仍不明顯,可再揉一揉、拍一拍,或請病患重複握拳、放拳的動作,更有利護理師「找到血管」。有的小朋友血管不好找,她還嘗試過關電燈、開蛇燈,照射皮膚讓血管現形;也有新生兒手腳都找不到血管,只好從他們的頭皮下針。

「如果挖好幾次血管都功敗垂成,護理師不但會失去病人的信任,還會被取外號,『某某護理師都打不到』的話語可能在病患間傳開。」阿信透露,拿針筒「打」出名堂後,有時候會被病患指定注射,也是一點小小的成就感來源。至於病患如何在針頭插入皮膚前判定眼前的護理師可不可靠?阿信笑回:「如果她(他)看起來比你緊張,而且動作不熟練,也不知道東西放哪裡,那你就要小心了。」

追蹤三立新聞網 :
【94要客訴之精彩完整版重現】韓爆料韓冰被抹黑懷孕!吳怡農太強蔣萬安陷苦戰!
大數據推薦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