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診間故事分享:你不是我的靈魂伴侶

  • A-
  • A
  • A+
  • 本文為「名家專欄」授權文章及圖片,以上言論及圖片不代表本台立場
  • 按此投稿

文 / Dr. Phoebe /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圖/翻攝自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我太太要跟我離婚。"我承認,當光頭醫師告訴我的時候,我的下巴差一點沒掉到地板上。這個診間故事,我的角色從醫師易位成病患。

認識光頭醫師,是因為剛從北加州天龍國搬到洛杉磯,在天龍國所做的治療還沒結束,需要找一位南加州在地的醫師來接軌。於是透過朋友介紹,找到了光頭醫師的診所。我在北加州天龍國所看診的醫師位於史丹佛醫院內,講話輕聲細語,做起事情來細心盡責,要不是因為C工作的關係,還真捨不得離開。或許因為是在史丹福醫院的關係,該診所也非常的天龍(延伸閱讀:北加州的天龍國),光是第一次預約,就差點讓我等上兩個月(後來幸好因為有人臨時取消預約,才讓我順利補上,這是甚麼?這就是美國的醫療系統)。多虧朋友S媽大力推薦,說自己為了看光頭,每次都專程開車兩個小時來回去看診,於是我憑著姑且一試的心態,來看光頭醫師。

不同於史丹佛醫院的學術研究氛圍,光頭醫師的門診走的是精緻私人診所的路線。舒適低調又寬敞大方。前檯小姐和助理無比的細心,整個醫療團隊不走官僚路線,很快的就幫我預約諮詢,並且安排和史丹佛醫院的交接事宜。光頭醫師在得知我從台灣來的時候,非常驕傲的說自己是從台灣來的,但五歲的時候就移民過來了,語言和風格完全美式,台灣對他是個遙遠模糊的印象,接著光頭醫師立馬說出他對於寶島的真正看法,說他覺得台灣有些落後,就只是一個小島而已。我雖說不同意他的看法,但也懶得糾正他,畢竟我是來看診的,不是來交朋友的。我只在乎他能不能幫我把治療做好,其他不管是政治色彩還是宗教信仰,通通都跟我沒關係(題外話,不用我打臉沒關係,我想自從在COVID-19爆發之後,他應該會改變台灣是個落後地區的看法)。

在接受治療的過程之中,我看的出來光頭醫師是個工作狂。團隊不但聘請了多位醫師,周一到周六通通看診。周間開門時間是早上六點到晚上六點,他很天才的把他一天的行程分配跑跳在幾個城市之間,大概是這樣:

6:00-9:00am在規模最大的A城市的診間看診做治療

9:00-10:00am開大約一個小時的車到B城市的診間(隨行的還有幾位護理師、醫師助理、和前台人員)

10:00am-12:00pm在B診間看診

12:00-2:00pm午餐時間外加開45分鐘的車到C城市的診間

2:00-3:30pmC診間看診

3:30pm-4:30pm開車回到A診所

4:30pm-6:00pmA診所看診

為了隱私我不提光頭醫師是哪一科的,但我可以告訴你,史丹福醫院的看診時間大概只有光頭醫師診所的一半。光頭醫師非常的拚,其團隊人數高達60人之多。B診間和C診間每天所租的時間都只有兩個小時,房租還是要交一樣的錢。不過顯然光頭醫師對於這點並不在乎,因為他的病人流量非常的大,大部分幾乎都不用保險,直接現金進帳,可以想像錢淹腳目的光景。

但對光頭醫師來說,這還不夠,他又另外和Kaiser的醫院合作,包攬下Kaiser系統下有需要的病患。除此之外,野心勃勃的在洛杉磯郊區新闢戰場,開了第二間和A診所同樣等級規模的醫學中心。光頭醫師說,他希望的是可以一路開下去,最好能夠遠達北加州。

光頭醫師講話非常搖掰,網路上許多人給他留負面評價大都是兩個原因,一就是手術結果不如預期,病人氣憤的心態需要找地方洩憤。第二種負評的來源,則覺得光頭醫師太目中無人或搖掰。怎麼說呢,那是一種奇摩子的關係。或許因為我在天龍國史丹福醫院中所遇到的醫師非常的溫文儒雅,一派斯文,因此和光頭醫師成為強烈的對比。

我舉幾個光頭醫師的幹話例子來聽聽:

"我告訴你,今天是我打敗史丹福的日子。我比史丹福更厲害,我一定會打敗的。"

"為什麼你到現在還沒搞定?我告訴你,一定是因為史丹福醫院耽誤妳的原因,看著好了,我比他們更強。"

"我敢打包票,這次97%絕對會成功!真的!"

當然光頭醫師的幹話說說而已,他幹話講最多的那一次剛好也手術失敗,間接的讓他自打嘴巴,讓他狂打臉。在我手術失敗之後和他談的時候,他還很用力,用力到有點馬景濤的地說他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最後還是我安慰他說看開點,人的生命本來就不是在醫生的手中,而是在上帝手中,不能強求。我當初還想說不應該都是醫師安慰病人的嗎?為什麼會變成我在安慰他?還是任何手術失敗的病人他都會這麼馬景濤的來讓病人覺得他有同理心?

最後在我的手術成功之後,我特地帶了虎媽從台灣帶來的鳳梨酥去向他道謝。可以看的出來光頭醫師相當得意,覺得他真的打敗史丹福,但也真心的替我感到開心。

又再一次和光頭醫師諮詢時,樹寶已經一歲多,開始瘋狂趴趴走。這時候光頭醫師剛剛開張第二間醫學中心,「如日中天」這四個字也不夠形容他現在的狀況,基本上只等著名聲傳出去,病人走進來,診所發大財。第二間醫學中心運轉已然到位,完全打中了洛杉磯郊區醫師或缺的這塊市場,口袋恐怕不是太深,是深到見底也不為過了。我恭喜光頭醫師,但這回他並沒有像上次的神采飛揚,

他沉寂了一會兒,笑一笑,然後說,

"你知道,我本來有打算繼續開到北加州的,但是我的搭檔,同時也是我的小舅子家人堅決反對,不讓我們繼續開下去。"

"為什麼?你們資金周轉人力都足夠不是嗎?"

"對啊,但是他的家人顯然不夠諒解,甚至直接鬧離婚。"

"啊?你小舅子就這樣被離婚?"

"沒有,是他的姐姐堅決反對,被離婚是的是我。"我承認我的嘴巴差點沒掉了下來,看著醫師桌上面的相框裡,照片中的女人恬靜典雅,旁邊還有四個小孩,每一次去看他,這些照片都非常"剛好"的擺在讓病人一眼就可以看的到的位置。

"那離婚的原因?是因為你要繼續開診所下去?"

"不,她說我不是她的靈魂伴侶Soulmate。但我不懂,她生命中該有的東西都有了,沒有任何是她想要而得不到的東西,為什麼過了這麼多年,才忽然覺得我不是她的Soulmate?"

你說光頭醫師變了嗎?其實也沒有,或許在開始之餘,他從頭到尾就認定,他賺錢養家、她照顧孩子,他和她都沒想到的是診所會這麼成功。多年之後他賺進的或許是金山銀山,但或許她希望的只是先生每天可以回來陪她吃晚餐或說說話。診所經營不是理由、靈魂伴侶更不是理由、而是壓在駱駝身上的最後一根稻草,說到底,就是"我累了,不想在繼續為這個婚姻奮鬥了。"

離婚的原因有百百種,說我今天才忽然發現「你不是我的靈魂伴侶」,倒是我頭一次聽到,但這也讓我思索靈魂伴侶這個問題,坦白說每個人的個性都不一樣,若要說人一生當中只有一個靈魂伴侶的可能性,錯過了就永遠找不到,未免也太不切實際。我甚至懷疑,這世界上或許根本沒有所謂的靈魂伴侶。任何一對能夠走到最後的老夫老妻們,都是靠數十載的光陰歲月去磨合,不論是改變還是犧牲自己,又或者是溝通或是做出調整,在那些所有微不足道的瞬間,或者是柴米油鹽醬醋茶的日子裡,一點一滴的努力累積攜手到老,才成就所謂的靈魂伴侶。

回答光頭醫師的問題,這也不是她變了,而是或許在這些匆匆留去的歲月之中,他沒有發現她需要的東西,不再是他所給的一切。而她想要的,不論是時間還是陪伴,都是現在的他所給不起(或沒能力給予)的。

我沉默不語,這種時候說甚麼都不對。光頭醫師很快的振作自己,繼續把話題帶到諮詢的議題上面,並且約了下一次的會診時間。

但是他眼裡的落寞,卻是怎麼樣都揮之不去。

祝福光頭醫師,單身之後的日子會更好。

延伸閱讀>>>

如何正確摘下口罩?如何處理佩戴過的口罩?記住4個「不要」! https://reurl.cc/E7XG4K

克服壓力下的暴食 https://reurl.cc/xZ1lOe

天之驕女│你只是家裡養的雞啦!婆媳聯合對抗狐狸精!神比喻堵住千娜的嘴
大數據推薦
熱門人物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