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獨/小孩在告別式上問「爸爸呢」 喪禮攝影師揪心按快門

  • A-
  • A
  • A+

編導、拍攝、剪輯:羅正輝/撰稿:陳弋

「婚攝跟喪攝其實是非常相似的事情。一個在於生離,一個在於死別,共通點都是一種離別和祝福。」投入喪禮攝影5、6年的Mandy坦言,涉獵攝影之初,接觸的主題多為廟會和陣頭文化,拍出興趣之後開始接拍一些案子,一直接到婚禮攝影,最後再到喪禮攝影。Mandy向《三立新聞網》分享了自己的死亡美學,她強調告別式上有人們最真實的情緒以及人性的溫度,最重要的是「悲傷」,這證明了愛的存在。

▲婚禮和喪禮的本質都是「離別與祝福」。(圖/Mandy提供)

Mandy從事殯葬業超過16年,經手4、5百場的告別式,看盡了生離死別,但直到某天身處婚宴場合拍婚攝的時候,她才意識到,棺木、輓聯、喪服、遺照、花束、紙蓮花這些自己習以為常的事物,同樣值得留念。她萌生一個想法:「何不以相同的方式來記錄喪禮?」

婚禮代表相愛的兩人在眾人的祝福聲中,正式互許終身,每個人都期盼透過影像回味這一刻的美好。那,告別式呢?

Mandy提到,人在一生中想結幾次婚都可以,但是死亡只有一次,既然只有一次,何不把它記錄下來,即便它是非常悲傷的事情。如果可以把喪禮拍得跟婚攝一樣有溫度,訴說一些祝福的層面,而不是只有悲傷、陰暗等看似忌諱的畫面,也許大家對喪禮攝影的接受度會更高。

〈緩慢地不告而別〉:小孩在告別式會場問「爸爸呢」

Mandy回憶,當同學的弟弟臥病在床,家屬不忍他心理受苦,選擇安慰他「你會好起來要加油」,殊不知醫師早已判定藥石罔效。死亡來臨的當下,當事人完全來不及和親友道別,甚至沒和兒女說再見。直到舉行告別式,孩子都還不知道父親已經離開,不斷在會場問:「爸爸呢?」Mandy感嘆,那是一件非常令人鼻酸的事情。

▲小孩子的童言童語,觸動了大人心中最脆弱的區域。(圖/Mandy提供)

一幀簡單的黑白影像,訴說了人在面對死亡的無力與失去至親的心理焦灼,此時不明白死亡為何物的孩子,一個純真的動作和一句童言,卻如針般扎進成人原已受傷的心靈。

「當你知道家人即將離開,你會老實告訴當事人和小孩子嗎?」在記錄喪禮的過程當中,Mandy開始反思人性,看著身邊的故事,漸漸領悟生命的價值,按快門的同時,她也在接受生命教育。 

〈驟然消逝〉:有件事比死亡還可怕

2016年7月19日下午1時許,國道二號一起遊覽車火燒車事故奪走了26條人命,其中24位是來自中國遼寧的觀光客。當時參與記錄工作的Mandy看到很多家屬第一次來台灣,只為了帶回親人的遺骨,剛踏進台灣就開始辦手續、認屍,「真的是一件何其殘忍的事情」。

▲2016年7月,遼寧團火燒車罹難者的家屬第一次踏上台灣這塊土地,竟是為了領回至愛的遺骨。(圖/Mandy提供)

遼寧團火燒車事件產生的衝擊在於,她發現,死亡不是最可怕的事情,最可怕的是生命的驟然消逝,一個突如其來的意外人就不見了,任誰都無法接受。

〈展翅高飛〉:黑鷹英魂翱翔天際

2020年1月2日上午,空軍一架UH-60M黑鷹直升機墜毀在新北市烏來山區,造成時任參謀總長沈一鳴、國防部政治作戰局副局長于親文等8名軍士官殉職,社會一片哀戚。死者家屬上山引魂那天,Mandy參與攝影記錄,當天的天氣非常好,她刻意在照片的構圖上留大片空間給藍天白雲,「雲看起來超像一隻展翅高飛的鳥,彷彿就是這些國軍弟兄持續展翅高飛,飛向萬里天際」。她透過這張照片向殉職的軍人致敬,並期許影像發揮療傷作用,給家屬一絲撫慰。

▲為殉職國軍引魂的那一天,白雲當空,看起來像一隻展翅高飛的鳥。相當比例的天空是這張照片的構圖要素。(圖/Mandy提供)

〈不該只存在悲傷〉:喪禮也有溫暖

往生者是朋友的父親,Mandy意外捕捉到這溫暖的一幕:天真的孩子出現在會場中間,朝著攝影師方向前進,眾人並未加以阻攔。童真為這場悲傷的告別式緩和了氣氛,讓畫面多了一分溫暖,她深深覺得,整場告別的儀式不應只有悲傷存在。

▲不知生死為何物的小孩,暫時紓解了喪禮的悲沉感。(圖/Mandy提供)

〈孝女白琴〉:哭出來吧

Mandy表示,一般來說儀式開始之前,會留一小部分讓孝女帶著女性眷屬到棺木旁哭泣,十多年殯葬業工作經驗告訴她,台灣人對於悲傷太過於壓抑,孝女的存在不只有「假哭」的作用,還可以引導家屬釋放自己的悲傷。

▲家屬跟著孝女一起哭泣,釋放壓抑已久的悲傷。(圖/Mandy提供)

面對死亡 每個人的態度不一樣

面對親人不在的事實,有些人表現得非常冷靜,因為他們深知死亡的事實無法改變;當死亡突如其來,有些家屬則不願意面對、接受,會在禮堂崩潰哭喊「我不要」,連親人的遺體都不想靠近,不願承認躺在棺木中的就是家人。

有些人在告別式上會淚流不止,但Mandy發現,也有一種人在會場上神情淡定,直到完成送走親人的所有儀式,才在原地放聲大哭。她認為不管在任何時間點哭泣都好,只要能哭、釋放悲傷就是好事。

▲悲傷不該是被忌諱的事情,因為悲傷來自「曾經愛過」。(圖/Mandy提供)

因為愛曾經存在 所以悲傷

Mandy在告別式上逐光獵影,除了捕捉眼淚、悲傷、死亡,更能發掘靈光般乍現的人情溫暖和傷逝之美。她透露,和婚禮攝影比起來,願意記錄喪禮的人算是少數,過去很多家屬會表明不需要拍攝,因為太悲傷了,有些老一輩的人則不認為「這種事」需要記錄。

悲傷就在那兒,卻成為人們忌諱的事情,Mandy曾問學生:「為什麼人會感受到悲傷呢?」其實悲傷有另一個層面,正因我們和往生者有滿滿的感情和回憶,才會感到悲傷;因為有愛、有付出,眼淚才會不聽使喚,愛與失去都是生命的一部分。

【94要客訴】國民黨二度襲立院!衝破玻璃砸備詢台...
大數據推薦
監察院人事權審查藍綠互槓 立院如臨大敵
熱門人物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