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二大一廣場/報復性嚇阻不是陳玉珍說的「窮兵黷武」

  • A-
  • A
  • A+
  • 本文為「名家專欄」授權文章及圖片,以上言論及圖片不代表本台立場
  • 按此投稿

文/吳崑玉

日前藍營陳玉珍和綠營張宇韶在節目上拌嘴,陳委員認為射程達1200公里的雄二E增程型飛彈是窮兵黷武,遭張宇韶反嗆:「難道台灣什麼都不要做?」

▲空軍部署增程型雄二E飛彈反制登陸!藍委陳玉珍和兩岸政策協會副秘書長在政論節目中打起論戰。(圖/94要客訴)

台灣人對對岸幾百顆飛彈威脅感冒已久,此類爭論在鄉民間也已互炸數十年,但似乎都沒有搞清楚飛彈技術、數量、與戰略戰術間的關聯。

先從嚇阻戰略的基本原理談起。嚇阻敵人來犯,就跟家裡防強盜是同一個原理。嚇阻基本上有兩種形式:防衛性嚇阻與報復性嚇阻。

「防衛性嚇阻」重點在於讓歹徒無法得逞。不管是鐵窗、鋁棒、防狼噴霧,還是陸戰隊身手,目的都在阻擋歹徒犯案,或因無法得逞而放棄犯罪。理論上這是最佳的選項,事實上建構防衛性嚇阻的成本很高。你想想,要讓自己防偷、防搶、防詐騙…,針對每種威脅都能有效處理,那得花多少精力?

所以,「報復性嚇阻」是較常見的嚇阻形式。就像犯案後警察會逮人判刑,以此打消犯罪念頭,或增加犯罪成本,讓歹徒有命搶也沒命花。美蘇冷戰,便是以核子武器「相互保證毀滅」為核心,尤其是地窖式洲際飛彈,與核子潛艇發射的潛射式洲際彈道飛彈,讓敵人無法一次殲滅我方所有核武,保留所謂「第二擊」能力,由此建構出一套「恐怖平衡」的戰略系統。

講簡單點,這兩種嚇阻,前者是當下肉搏,後者是事後反擊,都是意在打消敵人來犯企圖,缺一不可。台灣軍力「殲敵於海上」是「防衛性嚇阻」,但打爛東南沿海城市的第二擊能力,即是實施「報復性嚇阻」所必須。

所以,台灣發展增程飛彈,當然不能算挑釁或軍備競賽,那只是報復性嚇阻的一環。96年台海危機時,空軍有幾架飛機不編進空戰任務,掛上副油箱和重磅炸彈,專責敵後穿透炸射,目標包括對岸軍事人員物資集結地與港口,甚至包括廈門等城市。當時參謀總長羅本立,下令中科院將四枚天弓飛彈改造為彈道飛彈,外界稱為「天弓2S」。雖然力量不足以撼動大樹,卻是一種死前也要咬一口讓你痛一下的概念。

過了二十多年,科技早已使戰機無法穿透敵防空火網,於是翻出老案,加大彈頭威力與升力,以位能換動能,將防空飛彈改成最基本的彈道飛彈。這是一種沒有辦法中的辦法,因為台灣既無核武,軍購受限,老美又不可靠。

但這種飛彈能做些什麼用呢?某些人說可以用飛彈打三峽大壩,這是軍盲。在傳統炸藥先天限制下,用東風飛彈打石門水庫都恐難炸出裂痕,何況三峽大壩?中共也早已宣示,誰敢動三峽大壩,就動核武報復。

即使核武,彈道飛彈還是會因精確度、射程、與數量等技術問題,在使用上產生「反城市(Counter-City)」「反軍事(Counter-Military)」的戰術區別。

在1980年代之前,美蘇的核武戰略都是「反城市」(或譯「對抗城市」)的。原因是當時彈道飛彈的精確度不高,重返大氣層後受到各種空氣流體影響終端彈道,使得彈道飛彈的CEP(圓周公算誤差)極低。

▲中科院研製「雄隼」長程巡弋飛彈射程將達2000公里。圖為雄二飛彈。(圖/中科院提供)

所謂「CEP(Circular error probable)」,是以目標為圓心劃個圓圈,有50%飛彈可以落在此半徑圓圈內。舉例來說,中共對台主力東風-15飛彈,最原始型號的CEP是300~600米,也就是說瞄準總統府,有半數可能落在外交部、甚至台大醫院。近年東風-15C改用GPS制導,才號稱改善到5~15米之內。

當飛彈的CEP誤差太大時,很難對掩蔽良好的點目標軍事工事產生破壞,只能靠彈頭威力來彌補,進行面目標打擊。在1990年波灣戰爭展現GPS導引飛彈的精確攻擊前,全世界報復性嚇阻及核子戰略,都是以「反城市」為主。意即射一顆飛彈上去,瞄準上海東方明珠電視塔,卻可能炸掉對岸外灘的和平飯店。對核武來說沒啥差別,但對傳統炸藥彈頭來說,重點只能是對敵方城市居民的民心士氣,產生「什麼?我們也會被打到?」的負面心理。一如二戰時美軍不惜一切,也要派杜立德率B-25去炸一次東京,打的全是心理戰。

但到了GPS精確導引時代,如有足夠數量,彈道飛彈便可以實施「反軍事」的精確打擊,針對彈藥庫、發電廠、甚至機堡、軍營進行攻擊,損害敵軍有生力量,直接癱瘓敵軍戰力。中共之所以能成天放話「彈洗台灣」,主因他們在技術與數量上,都已經足以實施「反軍事」飛彈作戰。

所以,以台灣現有實力,發展中程飛彈的目的,是假設如果中共武力犯台,台灣也有能力把戰爭帶到大陸的城市去,打的是一種「第二擊」的心理戰。如果足夠精準量夠,也可對敵方港口或電力設施造成傷害,製造麻煩。

台灣國防的重心一直放在「防衛性嚇阻」,雄三、標準等飛彈是為了精確打擊敵軍船艦而設計,射程已足以涵蓋對岸港口。但是在戰爭中,不能敵人打爛我的城市,我卻毫無還手之力。發展中程飛彈,雖不是個多值得誇耀的成就,卻是在各種現實條件下,唯一能生出來的「反城市報復性嚇阻」工具。

台灣沒有能力與中共進行軍備競賽,但當敵人成天拿槍在門口走來走去,門口那張跟老美要來的「警民連線」又似乎不太管用,家裡備個鋁棒和十字弓,建立足以反擊的「第二擊」基本能力,也不過是剛好而已。

《作者簡介》吳崑玉,淡江國際及戰略所碩士,曾任親民黨文宣部副主任、發言人,哈佛企管突破雜誌副總編輯。

大數據推薦
熱門人物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