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我們要把握好時光 因為好天氣總稍縱即逝不是嗎?

  • A-
  • A
  • A+
  • 本文為「名家專欄」授權文章及圖片,以上言論及圖片不代表本台立場
  • 按此投稿

文 / 女人瘋

趁來得及之前,把握僅存的時間,一旦腦部開始退化萎縮就無法挽回,阿茲海默症偷走了的記憶,讓你學會愛和陪伴了嗎?

▲(圖/ 翻攝自女人瘋)

我能確定的是我的手錶還在我的手腕上。
2020上映的電影《父親》,主角Anthony Hopkins飾演罹患阿茲海默症的老父親,他原先認為自己非常獨立,即使年紀大了依然能完成許多事,因此拒絕女兒幫助和照料,但是隨著病情的惡化他必須依賴女兒和看護的幫助,但是錯亂的記憶不但影響他自己,也影響了女兒與女婿的關係,女兒用盡了所有心力,但最後仍然不堪重負,得把老父親送到了療養院,這部電影以阿茲海默症患者的第一視角,帶領觀眾了解阿茲海默症患者對於時間的認知混亂,分不清白天還是黑夜空間,場景在自己的老家、女兒家和養老院中轉換,困惑自己面前的人究竟是誰,還有自己為何會遭受到無端冰冷的指責。

▲(圖/ 翻攝自女人瘋)

阿茲海默症患者的世界
整部電影沉浸在不安與無助的氛圍之中,當我們發現時空開始錯亂時,其實正是劇中父親開始進入患病的世界,將女兒、女婿還有看護混淆,在阿茲海默症患者的世界裡,父親既害怕又不安無所依靠,從被害妄想、時空錯亂到產生幻覺,身旁也沒有人可以理解他,他也無法向人訴說心中的困惑,導演帶我們以沉浸的方式進入劇情,讓我們對病情產生共鳴。

▲(圖/ 翻攝自女人瘋)

我們也能發現,不管是在哪個空間中,都能發現房間裡擺設陳列幾乎一模一樣,除了顏色有些不同外,其他幾乎相同,而這也是因為Anthony Hopkins自己透過破碎的記憶拼湊,慢慢搭建起的世界,在電影的結尾,最後的鏡頭帶到了一個頭髮銀白,颤颤巍巍的老人思索了片刻,自言自語說:Anthony Hopkins,這名字不錯。Anthony Hopkins已經忘記自己的名字了,記憶清零,就變成了像孩子一樣的人,空手來到了這個世界,又什麼都不帶走的離開這世界。

▲(圖/ 翻攝自女人瘋)

我感覺葉子好像掉光了,樹枝還有風和雨,我再也沒有了棲身之地。
小時候,爸爸媽媽,手拉著手帶我們學走路,就算摔了好多次,就算我們一直學不會也不會放棄我們,長大後,換成爸媽年紀大了,甚至是忘了我們是誰,我們仍然願意扶著他們重新學習走路嗎?

忘了自己,忘了任何人的老人,沒有任何記憶甚至是會懷疑眼前看到的這個人是不是實際存在的,忘記一切的孤獨感令人心碎,這樣的人是否會被世界遺棄呢?這個課題在現在的社會依然是個難解之題,尤其當台灣的社會邁向高齡化,這也是我們必須面對的一個事實。曾經看過一個影評這樣說:我們對於老去的恐懼不再是樣貌,而是神智。當醫療越進步,我們的平均壽命不斷增加,但是類似阿茲海默症這樣的病症至今仍然沒有解藥,我們能做的,大概就是在他們的記憶還所剩不多的時間裡,好好陪伴他們。

▲(圖/ 翻攝自女人瘋)

延伸閱讀//《迷失安狄》辛苦了,過了這麼久,去找回你自己吧

http://iwoman.sharelife.tw/article_aid-11456.html

延伸閱讀//一封給自己的告白信:《當我提筆寫下你,你就來到我面前》

http://iwoman.sharelife.tw/article_aid-10740.html

圖片來源:Unsplash,IMDB
若分享內容有侵害您的圖片版權,請來信留言告知,我們會及時加上版權信息,若是您反對使用,本著對版權人尊重的原則,會儘速移除相關內容。聯絡信箱:service@warno.com.tw

原文在此│更多資訊請至「女人瘋 iwoman.sharelife.tw」 ]

大數據推薦
熱門人物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
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