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大一廣場/漢人女律師,為何要歧視單身女性? | 名家 | 三立新聞網 SETN.COM

二大一廣場/漢人女律師,為何要歧視單身女性?

  • A-
  • A
  • A+
  • 本文為「名家專欄」授權文章及圖片,以上言論及圖片不代表本台立場
  • 按此投稿

文/Hongay Nakaw

最近有條與原住民相關的新聞,說行政院發言人Kolas Yotaka月入20萬卻濫用弱勢(原住民)身份,不自己掏腰包告人,反而申請法律扶助代她訴訟。我知道,過去一直有人在討論,到底原住民身份使用法律扶助為何不需排富,讓很多「有錢」原住民鑽漏洞,有原民醫生抗議稅賦過高,也申請法扶訴訟,有酒駕原民也利用法扶企圖閃躲刑責。但也有更多的原住民,除了以上不論族別都不可迴避的案件之外,為什麼當原住民遇到法律相關議題想求助法扶卻得「看運氣」?因此,當現為行政院發言人的Kolas被爆料用法扶告律師,曾經因瞧不起她使用羅馬拼音原名的網紅,立馬跳出來一直罵一直罵,我剛開始乍看之下也很怒,為何有資源的人還要假裝弱勢使用法扶,但仔細問問我部落裡族人,我們的經驗值卻不是這樣的!難道,我們部落裡的親身經歷不準,還是網紅又再傳佈假訊息?

Kolas Yotaka,亞泥,陳采邑

▲Kolas Yotaka(左)申請法扶律師對陳采邑(右)提告。

回到問題的原點,Kolas為何要提告?又為何要用法服的資源控告陳采邑律師?這個案子緣起於亞泥案中,花蓮秀林鄉玻士岸部落的部落會議中做出的八點決議,當時長老們在會議後決議「在有前提的情況下希望與亞泥討論繼續挖礦」。但部分環保團體成員及陳律師則堅持亞泥絕對不能續挖。這種情事,其實是目前在原住民部落常常會遇到的問題!過去在威權時期,原住民的部落常在政策或漢人的決定之下就進行開發,等到原住民發現,老人家失去了祖靈的土地,年輕人找不到自己的根,才驚覺這一切都是漢人的掠奪。面對亞泥礦權展延案,Kolas身為玉里的阿美族,又是執政黨的不分區立法委員,她當時就跳出來呼籲外界,應該要聽聽當地原住民的心聲,尊重玻士岸部落會議的決定,不能以外界看法片面決定部落命運。沒想到,公共政策的論辯還沒開始,竟然是在網路上以私人情愛掩蓋政策的討論,用歧視單身女性及抹黑的方式來攻訐,陳采邑大律師,女人何苦為難女人?學法律的專家怎會用不是事實的東西來栽贓人呢?

Kolas Yotaka,亞泥,陳采邑

▲Kolas Yotaka認為,亞泥案應尊重當地部落意見。

這個案子,我有兩個想討論的事情:一是,原住民遇到爭議,法律扶助委派的律師為何是得回家看運氣或者只能聽天命?二是,為何單身女性的發展,就一定要依附於某個男性才得以成就?

先說第一個質疑,我是來自花蓮的阿美族女性,邦查的文化傳統與族群習慣跟漢人有很大的不同,更何況,原住民常常遇到的問題不只是文章一開始所提的抗稅或是酒駕(這是最不應該),而是因傳統領域及狩獵文化所產生的法律問題。先不舉我阿美族的例子,舉個布農族獵人王光祿的例子來說,他因爲年邁的媽媽吃不慣平地豬肉懷念小時候的美味想吃野味,因此孝順的王光祿帶著撿拾來的獵槍上山狩獵,獵到了保育類動物雖然讓老媽媽開心,卻讓自己被依違反槍砲條例、違反野生動物保育法判有期徒刑3年6個月定讞。這個案子中,法扶一開始安排蕭芳芳律師在一、二審時協助,但最後卻因不知名原因錯過再上訴時間,導致違反野生動物保育法部分確定,部落得知結果後不敢置信。在最高法院刑事判決時,判決書最後一段有列:「查第三審上訴書狀,應敘理由而未敘者,得於提起上訴後十日內補提理由書於原審法院,已逾上述時間。未敘述理由,迄今逾期已久,於本院未判決前能未提出,依上開規定,其該部分上訴自非合法,應併予駁回。」我不是要指責法扶及蕭律師在這案子中的表現。

事實上,我想講的是,原住民部落很多都位於偏鄉,要出庭一次或跟法扶的律師會面都很不容易。現在原住民當中也有很多優秀律師,法扶中心的律師如果對原民文化不熟悉,怎能替我們爭取到最好的辯護機會?或許王光祿的案子在原住民法扶律師的幫忙下,會不會有更多的討論,會不會有不一樣結果?當原住民律師有能力辯護,也想回饋鄉里,為什麼法扶不能給原住民律師機會,讓他們有機會為家鄉vuvu及長輩服務?他們熟悉部落,也時常來往於各部落間,也最了解原民需求。真正需要幫助的、最弱勢的偏鄉原住民,為什麼法扶不讓律師到原鄉來幫忙?Kolas有鑑於此,她依規定堅持使用原住民身份申請法扶來凸顯法扶的族群盲點,這樣有錯嗎?陳采邑律師妳知道嗎?現在全國法扶律師共有1萬1276位律師,其中只有15位律師是原住民籍,妳知道嗎?妳長期在法扶服務也多次幫忙原住民,難道妳不認同支持法扶可委託更多原民律師幫助原民嗎?我不相信!

▲原民會主委夷將·拔路兒。

第二點是我更不解的,我是個單親媽媽,目前也有個住在一起的穩定交往對象,但我百分百不靠別人只靠自己的力量扶養14歲的兒子,再辛苦都甘之如飴,為的就是怕兒子會聽到一些閒言閒語。陳律師,妳也是女性,也曾為所愛的人作證,我認為這都理所當然、無可厚非,我絕不會拿你的私事攻擊。但明明Kolas在立委時期及發言人時期,與夷將兩人早就分手,為何要用錯誤爆料的「同居」一詞,來影射兩人還有曖昧關係。難道身為律師,身為漢人菁英,妳還是認為女性就一定要靠男人才能力爭上游?作為法律人又是律師,不是最該注重證據、仔細查證,妳手上沒有證據就指控別人,我不相信陳律師你會這樣做賤自己的法學素養。

至於那個網紅,就個人造業個人擔吧!我要賺錢養兒子,沒空看電視臉書兼買成衣,我根本就不想談。但前一陣子才因為你無由來的指責,讓一位認真盡責的外交官選擇輕生,蘇處長英靈已邈,你卻口業依舊,我想阿美族的祖靈會庇佑我們的。我們阿美族是母系社會,我相信祖靈會庇佑我們,見不到任何無理污衊女性的情事。

《作者簡介》Hongay Nakaw ,阿美族人

1016-午間頭條搶先看
大數據推薦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