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獨/病人過世會難過? 護理師:我曾躲到護理站痛哭

  • A-
  • A
  • A+

記者陳弋/台北報導

護理師忙著照顧病人、作紀錄、處理雜務,一整天在醫院裡「嗡嗡嗡」,一忙起來常常沒時間喘口氣,連吃飯都在趕。病患和家屬眼中的護理師,多半說話快速、面無表情、忙進忙出、做事俐落,鮮少看到她們真情流露的一面。也許外界認為,醫護人員臨床上看盡生死悲歡,早已將情感拋諸腦後,事實上恐怕不是如此。資歷超過廿年的資深護理師阿信,向我們分享一段她和一名卵巢癌病患的故事,說明護理師的心靈支持對無助的癌末病患來說,彷彿黑暗中的微光,重要性不在專業照護之下。

▲資深護理師阿信回憶多年前的往事,和癌末病患相處的點點滴滴仍歷歷如繪。

「小瓊是一個罹患卵巢癌第四期的病人,民國88~90年到我們醫院作治療。」阿信回憶,癌末病患小瓊來治療前已先在別家醫院作完根除性手術,拿掉子宮、卵巢、輸卵管、附屬組織。阿信說,小瓊剛來時頂著一顆大光頭,顯然已經接受過手術和化療,不過即使重病纏身,小瓊看起來仍然乾乾淨淨、面貌清秀,只是臉部和四肢有些水腫,神情看起來很無助、害怕。當年才30出頭的小瓊,已被癌症和化療耗掉不少元氣。

阿信說,小瓊是獨生女,當時父母都已高齡七十多歲,第一次入院時爸媽全程陪同,一家人感情十分濃厚。令阿信印象深刻的是,小瓊只要來住院,病房一定會出現佛經、佛珠等宗教物品,被當作心靈支柱。「但是小瓊還是很依賴我,常來找我說話,請我在治療和照顧之外,也多跟她聊聊天。」阿信感受到,她和小瓊慢慢成為朋友,有時候值大夜班,小瓊睡不著也會跑到護理站找她說話。

「醫護人員都很喜歡小瓊,作為一名即將不久於人世的癌末病患,她情緒穩定、說話輕柔,對我們態度也很友善尊重,很少遇到病患還會跟醫護噓寒問暖的,而且她連剃光頭都還很漂亮,不會哭哭啼啼、愁容滿面。」阿信深知小瓊生命進入倒數階段,但還是不時給予關切和鼓勵。「我常常會跟她說,醫療日新月異,妳可能睡一覺醒來,世界上又發明新的藥物或治療方式,千萬不要放棄、別氣餒!」阿信清楚記得,小瓊當時回她:「我會努力地活著,勇敢面對!」

兩年多來小瓊住院作化療不下十次,到了最後幾次,她的情況開始起起伏伏。阿信記得,小瓊最後一次入院發著高燒,那時候她發覺,小瓊可能要走了,癌細胞已經瘋狂轉移,嚴重到無法再進行化療或電療。在生命最後4天,小瓊病情急轉直下。

「前面3天她偶爾還能說話,但臉部明顯水腫、黃疸,到了到數第2天,她一度出現『迴光返照』(臨終清晰期)的情況,這時候她突然跟我們醫護人員道謝,坦言她其實很害怕,但還是會接受,最後她說了些感謝父母的話,並交代雙親要保重身體、好好照顧自己,說完很快又陷入昏迷。」

阿信說,她眼見小瓊在最後3天不時抽搐、搖頭,撐到了最後一天,才慢慢失去力氣,並出現「喟嘆式呼吸」(常見於臨終病人,意味著生命可能只剩下幾小時),不久後嚥下最後一口氣。「小瓊是在我值班的時候走的,那天上的是小夜班。我看到她爸媽哭得很傷心,我也非常難過,但我又不方便在同事面前跟著家屬一起哭,所以咬住眼淚跑到護理站的準備室裡偷哭。」

阿信回顧廿多年護理師生涯,有感於和許多病患的緣起緣滅,看到了生命的無常。她強調,很多時候大家只要多加留意身體變化,發現異狀提早檢查、定期健檢,往往就能保住一線生機。阿信強調,身為護理師,照顧病人是專業也是天職,「人是互相的」,醫病之間也許不會有完美結局(有些病人會往生),但彼此體諒、結善緣,過程一定會是美好的,一輩子都不會忘記。

▲阿信回顧廿多年護理生涯,見證了生命的無常。

追蹤三立新聞網 :
大數據推薦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