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TO弱化不能全推給川普 朱敬一點出三大痛點

中央社
  • A-
  • A
  • A+

WTO在全球性貿易扮演舉足輕重的地位,如今卻面對「強人川普」的威脅,前駐WTO常任代表朱敬一認為,WTO的問題不能簡化為川普問題,隨著時代發展,WTO有3大過時的現象愈來愈被凸顯,導致其「經貿聯合國」地位岌岌可危。

WTO弱化不能全推給川普  朱敬一點出三大痛點WTO在全球性貿易扮演舉足輕重地位,如今卻面對「強人川普」的威脅,前駐WTO常任代表朱敬一認為,WTO的問題不能簡化為川普問題,隨著時代發展,WTO有3大過時的現象愈來愈被凸顯,導致其「經貿聯合國」地位岌岌可危。中央社記者裴禛攝  109年1月30日

▲WTO在全球性貿易扮演舉足輕重地位,如今卻面對「強人川普」的威脅,前駐WTO常任代表朱敬一認為,WTO的問題不能簡化為川普問題,隨著時代發展,WTO有3大過時的現象愈來愈被凸顯,導致其「經貿聯合國」地位岌岌可危。(圖/中央社)

1995年成立的世界貿易組織(WTO),不但是目前全球覆蓋範圍最大的貿易協定,也是目前台灣少數以正式會員身分參與的國際組織,其爭端解決機制形同WTO的「最高法院」,曾被國際譽為「皇冠上的明珠」。

各國迄今都已透過WTO爭端解決機制,仲裁一些最具爭議性的貿易問題,例如歐盟和美國補貼空巴和波音,以及中國大陸政府對其企業的補貼等。

然而,美國總統川普上任後,屢屢抨擊WTO不公平對待美國,放話「沒改善,美國就要退出」,WTO的超然地位受到挑戰。而美國持續杯葛WTO上訴法官任命案,更讓WTO面臨癱瘓危機,也讓以牙還牙的關稅戰一觸即發。

「並非川普強勢、WTO才弱」,前駐WTO常任代表、中央研究院院士朱敬一接受中央社專訪時指出,WTO角色弱化的情況,早在過去10多年來就有跡可循;WTO是在1948年生效的關稅及貿易總協定(GATT)的基礎上成立,隨著時代變遷,網際網路興起、知識經濟時代來臨,WTO的遊戲規則早已不合時宜,影響力也大不如前。

朱敬一點出WTO的3大過時之處,第一是成立時網際網路並不普及,處理的問題著重實體貿易障礙,如關稅、配額、不符合國民待遇的騷擾等,面對當前各種網路產生的貿易障礙卻無能為力,「以前想像不到,網路空間也能創造障礙」。

舉例來說,中國民眾無法上美國Amazon(亞馬遜)上買東西,但美國民眾卻能不受限制的使用中國阿里巴巴服務,形同單邊貿易。朱敬一指出,只要WTO規則沒有修改,就無法處理這種市場進入障礙所造成的貿易不公平行為。

朱敬一表示,川普對於WTO的憤怒並非無的放矢,除了網路造成的不公平貿易,若關注川普在美中貿易戰期間的發言,可以發現一件相當弔詭的事情-美國先前對中國商品課稅的清單當中,竟包含2025年中國製造戰略計劃的產業。

川普於2018年宣布將對中國價值500億美元的商品課稅,其中涵蓋來自2025年、7年後才會出現的產品,乍看之下,完全不合邏輯,但朱敬一指出,這牽涉到的是WTO針對政府補貼的「補貼暨平衡措施協定(SCM)」,也就是WTO第二大過時之處。

SCM規範政府補貼不能用出口擴張、進口替代的方式,造成他國損失,此規範適用過去產業發展型態並無問題,但隨著科技發展,特別是5G、6G,只要企業搶得先機,幾乎就能一帆風順地坐穩龍頭寶座,也就是「強者恆強、弱者更弱」的概念。

朱敬一解釋,網路經濟、知識經濟時代來臨,若政府在研發過程中給予大量補貼,助企業取得優勢,在產業下一階段發展更有利基,將產生「報酬遞增(increasing returns)」的現象;以此概念來看待川普打算課中國2025年商品的稅,其實川普擔心的是,如果中國持續對企業給予產品研發補貼,在報酬遞增之下,2025年中國很可能就成為真正的強者。

朱敬一指出,政府從實驗室到市場這個階段的研發補貼,是WTO規範處理不了的事情,這也是川普很火大的原因之一。

WTO成立至今,政經局勢發生翻天覆地的改變,既有規則無法處理的事情愈來愈多,朱敬一直言「民主自由國家在競爭上綁手綁腳,極權國家卻如魚得水,政府補貼幾乎不受限制」,也難怪川普氣得跳腳,不惜掀起貿易戰也要打壓中國。

朱敬一也說,WTO第三個無力處理的議題,便是極權國家從100%社會主義國家慢慢走向市場,過程中產生的隱藏性國營事業。

以中國為例,1978年底中國政府提出改革開放後,啟動一系列的對內改革、對外開放措施,世界也自此時,深刻感受到中國的崛起。

朱敬一表示,中國將國有企業慢慢下放,過程中難免出現「太子黨」身影,很多民營企業並非民營,背後可能是黨營、甚至「黨的朋友營」;阿里巴巴在中國叱吒風雲,但阿里巴巴集團主要創辦人馬雲是中國共產黨員,「你說阿里巴巴算民營企業嗎?」

朱敬一強調,中國許多民營企業背後都有黨的身影、國家力量在支持,這些「民營」企業與他國公司競爭,就是不公平競爭,但WTO規則根本處理不了。

WTO至2019年6月共擁有164個會員、採共識決,只要有1個國家反對,提案就被封殺,因此就算要改規則,中國也不可能同意。朱敬一認為,川普深知WTO力有未逮之處,乾脆採取單邊的強硬手段來逼中國做出改變。

朱敬一總結,WTO雖有不合時宜之處,但其「經貿聯合國」的地位短期不會改變,只是WTO未來要怎麼走,端看遊戲規則如何修改,而由誰主導新規則的訂定,得先看美中貿易戰怎麼走,畢竟美中走到最後,勢必會做出讓步與妥協,只是現在都還是未定數。

 

大數據推薦
熱門人物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
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