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大一廣場/正在失控的「狂粉政治」 | 名家 | 三立新聞網 SETN.COM
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二大一廣場/正在失控的「狂粉政治」

  • A-
  • A
  • A+
  • 本文為「名家專欄」授權文章及圖片,以上言論及圖片不代表本台立場
  • 按此投稿

文/吳崑玉

電台主持人被韓粉恐嚇,引發了社會側目。但此並非政治圈的單一事件,多年來,「狂粉」們令政治人物既愛又怕,正反案例多到值得開一門「粉塵政治學」來研究一番。

所謂的「粉」,是從「粉絲」(Fan+s)直譯過來的,意指一群人崇拜或迷戀某個人或物,翻成中文的「粉」之後,的確表達了許多粉絲們類似粉塵的行為特性。在英文中,另有一個字「Stan」來表述「狂粉(狂熱的粉絲)」,這字是由stalker(跟蹤狂)及 fan(粉絲)組合而成,據說源自於 Eminem(阿姆)於2000年發表的歌曲「Stan」。Stan也可當作動詞用,有力挺某人/物,或極度喜愛的意思。

11月17日韓國瑜鳳山造勢場,新聞台

▲ 作者指出,台灣的狂粉政治由來已久,多出自於情感的認同(圖/翻攝自資料照)

粉絲在演藝圈是常見且必要的公關操作。台灣有群20幾歲的「孔太太」,為了跟來台的孔劉遠遠的見上一面,可以吃半個月泡麵,也要搭上高鐵,買張門票,回來每天晚上看著手機上孔劉的畫面邊傻笑邊流口水。「愛在兩耳之間」,粉絲行為的本質,就是一種腦中想像的投射明星人物不必有實質的對價回饋,只需要一些符合預期的行動,「回眸一笑百媚生」,就能不斷激發粉絲腦中的熱情劇本。

最近,社群裡很多綠營鐵粉,大罵民粹政治及韓粉、柯粉,其實,台灣的「狂粉政治」起源,正是民進黨。2004年,陳水扁對上連宋配,滿地在傳「肚子扁扁也要挺阿扁」,據說台大城鄉所曾有一堂課,老師要同學討論,如何定義台語中這個「挺」字,結果公認的最佳答案是:「挺=盲目的支持。」就是情感上先認同了,再多的反面理由與負面評價,也無法動搖我對他的情感認同。

不過,時代是不斷推移前進的,民進黨的鐵粉們也是會老的。2008年,看著馬英九照片就會傻笑的師奶們,壓過了綠營鐵粉。2014年,對藍綠都高度不滿的年輕「柯粉」又擊潰了馬粉與藍粉,傳統深藍轉而變成「柱粉」,在內外夾擊下逐漸消音,行動消極,甚至不願出來投票,成就了2016年小英的勝利。直到韓國瑜出現,常年被壓制的軍公教與深藍群眾找到寄託與情緒出口,「韓粉」們成為現在的市場主力。

韓國瑜陳其邁造勢場合成圖,新聞台

▲ 政治明星時常陷入狂粉的情緒勒索(示意圖/翻攝自資料照)

放下政治偏好,深入分析各種「粉」的特性與運作過程,便會發現幾個有趣的共同現象:

一、在起家與奪權過程中,政治人物與「鐵粉」們是有情感上「共生關係」的。政治人物需要鐵粉們幫他宣傳,更重要的是抵擋、駁斥各種耳語、謠言、及負面宣傳,以往這些事要靠媒體報導,但網路自媒體時代,網路音量比專業報導更有威力,一如徵兵制部隊的人海戰術全面包圍募兵制兵團的專業火網。「信我者得永勝,不信我者下地獄」,就是選戰期間鐵粉運作的第一交戰守則,「人人都是好戰士」、「狹路相逢勇者勝」,更是鐵粉們榮耀的來源。鐵粉團的運作,結合了宗教與戰鬥,跟十字軍的運作極為類似。

二、當政治人物上壘後,鐵粉們通常不會被分配到利益或權位,因為執政還是需要專業,鐵粉們也不見的想要這些利益。但在社群中,總有些人戰功彪炳,他們覺得自己是個領導人才,能夠引領風潮,是真正的「King-Maker」,他們希望獲得尊重,而尊重的定義幾乎等於「支配」,講白點,就是執政者該聽我的。於是,上位者外圍繞著一圈「淮西勳貴,驕兵悍將」,有地下市長、地下總統、地下黨主席,還有地下發言人,只要執政團隊與他們的意見有一點點不一樣,即使只是求穩不失分,也會被他們要求「清君側」。最苦惱的是,鐵粉之間的意見還不一樣,自己人常常就鬥了起來,卻老要上位者在媽媽與女友中選一個,搞得執政者經常「父子騎驢」。

、另些「鐵粉」則會在勝利之後快速進化,晉級為「狂粉」。他們不但積極為「神」謀劃下一步,同時還從「對戰反對者」進化到「殲滅異議者」。徹底消滅國民黨餘孽的「東廠」、以打倒民進黨為職志的「藍粉」、與老想射掉其他太陽讓月亮禿子出線的「韓粉」,其實在精神狀態上系出同源,跟ISIS和三K黨等「基本教義派」並無二致,只有立場不同。「消滅所有異教徒」,「天地間僅容存在一種神的聲音」,「消滅魔鬼是我們的神聖使命」,便是其中心思想。當然,為了達成神聖使命,什麼手段都使得出來。

四、由於粉絲們都是義工,甚至自己出錢出力,所以「神」對他們並無命令權,只能勸服。但是,就跟現實世界中「粉塵」的物理特性一樣,所有的「粉」都要飄在空中才會被點燃,落地就涼了。還要集結到足夠的密度,達到一定的溫度,才能產生「塵爆」,製造出震撼效果。於是狂粉們就會不斷炒作爭議,甚至恐嚇他人。「神」也非常害怕失去溫度與密度,於是經常身不由己,陷入狂粉們的「情緒勒索」,不得不做出錯誤的承諾或決定,而最常見的錯誤,就是切割與縱容狂粉們不當的行為。

陳其邁,造勢,選舉,高雄,市長,韓國瑜

▲自由民主要深化,必需讓「狂粉政治」弱化,(圖/翻攝自資料照)

台灣近年政治,就在各種「狂粉」的「宗教戰爭」中,被摧殘得一蹋糊塗。務實的政策被扭曲了,理性的討論不見了,個人的選擇空間被消滅了,因為狂粉們永遠不會滿足於現狀,不會停止於事理的邊界,不能接受談判的結果,他們要求的是一個純淨的,依我意志運作的世界。只要不如我意,就算原來的戰友,也照樣辨別鮮花毒草,一律清除。

其實,現實世界中不一定有神,卻總有成群結隊的「神棍」。人性讓人總想寄託於一個簡單的標準答案,或一個簡單答案的出處,卻讓自己交出了選擇的權力。如果台灣要讓自由民主走下去,「狂粉政治」就必須弱化,「循證」(Evidence-led)的概念必須深入各處,「選擇」的位階也必須大於「忠誠」的綁縛。任何人都可以選擇一個他喜歡的神,但沒有任何人可以否定他人選擇的神,甚至企圖殲滅不同的信徒。少點狂粉,才會多點自由人,這是民主自由台灣,應有的共識。

《作者簡介》吳崑玉,親民黨文宣部副主任,淡江國際及戰略所碩士,曾任親民黨發言人、哈佛企管突破雜誌副總編輯。

▼【94要客訴】國民黨不排除徵召吳敦義!韓國瑜靠邊站?柯文哲的基本盤其實還是穩佔三成?

▼【94要客訴】韓國瑜很可口?朱立倫王金平黏TT!自經區毒藥或解藥?韓粉真無腦跟風搶進?

大數據推薦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