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邱建一開講/狄仁傑真有其人!一手好書法「真跡」就在台北

  • A-
  • A
  • A+
  • 本文為「名家專欄」授權文章及圖片,以上言論及圖片不代表本台立場
  • 按此投稿

文/邱建一(藝術史學者,新月藝文負責人)

2010年,由大帥哥劉德華主演的電影《通天神探狄仁傑》很多人都看過,據說這個電影的原始構想來自於一位荷蘭的外交官高羅佩(Robert Hans van Gulik,1910-1967)改寫的偵探推理小說《大唐狄公案》,而高羅佩的文本又來自清代的另一本話本小說《狄公案》的改寫。

▲狄仁傑的書法作品〈袁公瑜及妻孟氏墓誌〉,就在我國中央研究院的歷史文物陳列館裡。(圖/邱建一提供)

但是,不管是小說《大唐狄公案》、《狄公案》或電影《通天神探狄仁傑》,所描寫的那位既有高強武功能夠飛簷走壁,聰明過頂斷事如神,還長得很帥的狄仁傑,真的就是這樣的面貌嗎?我想,歷史的真實或許不是這樣的。

狄仁傑親手寫的字就在台北

很多人不知道的是,狄仁傑有一件書法作品〈袁公瑜及妻孟氏墓誌〉就在台北,而且這還是這位著名的歷史人物留下來的唯一真跡,現今它的拓本保存在「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歷史文物陳列館」,館藏編號14448,目前就在陳列館的二樓展出。

〈袁公瑜及妻孟氏墓誌〉在西元1935年的河南洛陽被發現(原石尚存),這塊墓誌的主人袁公瑜(613-685)也是一位著名的歷史人物。在這塊墓誌的第一行下方,狄仁傑留下了自己的姓名與職銜「河北道安撫大使狄仁傑撰書」。「撰書」這兩個字是關鍵,狄仁傑說這塊墓誌的文章與書法字都是自己寫的。那一年是唐武則天久視元年(700),此時的狄仁傑已經70歲,當時正奉派擔任安撫使(欽差大臣),巡視與契丹族大戰後的河北這一帶的輿情吏治。

狄仁傑(630-704)真有其人,他是唐代著名的政治人物,活躍在唐高宗到武則天的主政時期。他在西元659年以「明經科」及第,一開始授官汴州(河南開封)的「判佐」,所謂的判佐就是地方的司法官員,但不是主官,而是佐理官,大概就是類似現在的法院裡的事務官。

之後,由於狄仁傑很幹練,受到長官的器重,所以在司法系統裡一路高升,在歷任各地「法曹」(地方法院司法官)之後,最後在西元675年被任命為中央政府單位的「大理寺丞」(高等法院司法官)。這個官位並不像電影裡演得那麼威風八面,在這個職位之上還有兩個等級的頂頭上司「大理寺卿、大理寺少卿」,大理寺也只是刑部的下轄單位而已。

狄仁傑的從政之路從大理寺丞之後再升任監察體系的御史台擔任「侍御史」,但由於他忠直敢言不怕得罪人,很快就得罪了一大票當朝權貴,此後的20年間可以想像他的人生就開始大起大落、起起伏伏,不太順遂了。

直到西元696年契丹族叛變,直攻河北,狄仁傑又被武則天重用,以後的5年當中,他先被再度啟用為魏州刺史(省主席)、河北道安撫使(欽差大臣),最後升中書令。中書令是一品官,這是唐代掌實權的宰相,類似現今的行政院長,整個唐代的從中央到地方的行政單位都聽他的指揮,這是狄仁傑一生當中曾擔任過的最高職位,但此時他已經是74歲的老人,不久後就過世了。

▲狄仁傑的書法作品〈袁公瑜及妻孟氏墓誌〉,就在我國中央研究院的歷史文物陳列館裡。(圖/邱建一提供)

為大理寺同僚親筆寫下墓誌

寫下〈袁公瑜及妻孟氏墓誌〉的同時,當時已經70歲的狄仁傑正從人生的低潮轉向高峰,而他之所以親寫袁公瑜墓誌,有可能是因為他們兩人都曾擔任大理寺同樣的職位。狄仁傑曾任大理寺丞,而袁公瑜稍早也曾擔任相同的職位,所以袁公瑜可以說是狄仁傑的學長。另外,袁公瑜與狄仁傑同時在高宗至武則天時期都受到重用,所以也算是同僚、同事。

但是袁公瑜的歷史評價正反兩極,他曾被《新唐書.奸臣傳》評為唐代的壞官員之一,而他最典型的劣跡就是曾奉命去逼死大臣長孫無忌,長孫無忌是玄武門之變的主要策動者,不但是太宗的文德皇后之兄,同時在太宗死亡時還被任命為輔國大臣,協助高宗皇帝即位,因為他也是高宗皇帝的舅舅。這樣一位唐代初期的重臣,因為反對武則天而被迫上吊自盡,執行命令的人就是袁公瑜,因此他被認為是個大奸臣,死後還被列入奸臣傳,成為壞蛋之一。

不過,這位袁公瑜在另一個角度來看,與狄仁傑也算是有同樣脾氣的官員,他的人生起起伏伏,也是因為得罪權貴,當初因為左相許圉師的兒子打獵踐踏莊稼事件,沒有人敢得罪許圉師,但袁公瑜卻告發了這位當朝丞相,導致對方因此去職。這也是被列為奸臣的袁公瑜較好的那一面,而袁公瑜最後被派到偏遠的邊陲地帶西州(新疆),此時新疆地區的外敵被他親自率兵驅離,絲路暢通與他的有效治理有關。

西元685年,袁公瑜去世,15年後他的妻子孟氏也死了,按照唐代的習慣兩人合葬,此時委託狄仁傑寫下這塊墓誌。

▲狄仁傑的書法作品〈袁公瑜及妻孟氏墓誌〉,就在我國中央研究院的歷史文物陳列館裡。(圖/邱建一提供)

狄仁傑雖然不列名唐代書法名家之一,但從這塊墓誌看來,他的書法也是很好的。狄仁傑的小楷字類似當時流行的虞世南、褚遂良這一個系統的書風,他的筆劃秀麗,結構嚴謹,不愧是這位唐代名臣應該有的水準。

至於內容,狄仁傑首先點出袁公瑜曾任職大理寺,也暗示性說他得罪權貴後被貶官的情況,還稱讚在西州的袁公瑜就像是班超、鄭吉(西域長史、大都督)那樣,把這個邊陲地帶治理得很好。

狄仁傑在碑文裡沒有說的事

但是整塊碑文當中,對於袁公瑜奉命去逼死長孫無忌這件事卻隻字不提。狄仁傑會不知道這事嗎?當然不可能!長孫無忌是個大人物,他是凌煙閣二十四功臣之首,官拜太尉同中書門下三品,兼揚州都督。到最後落得被逼死自盡,這可是一件轟動朝野的大事。

所以,狄仁傑只是沒有寫下來而已!這不是不寫,而是不能寫,既不能說也不能再提起。處死長孫無忌是當時的權臣許敬宗(592-672)要袁公瑜去做的,而許敬宗背後的老闆是武則天,所以到頭來還是武則天的旨意,袁公瑜只是執行者而已。

所以,狄仁傑在碑文當中只講了該講的話,至於不能說的部份他也只好不提,免得為了一塊墓誌而惹禍上身。誰都可以得罪,得罪武則天任誰也擔不起啊!

這位向來以忠貞耿直形象著稱的狄仁傑,其實也有懂得明哲保身處事圓滑的時候。雖然這與我們熟知的電影小說裡的那個狄仁傑不同,但也證明了一個人其實同時有許多面向。如同袁公瑜,他是好人還是壞人,端看要從哪個角度來討論了。

不過,這塊墓誌有趣的地方,除了狄仁傑與袁公瑜本身的真實故事之外,還有另一個更有趣的亮點。因為寫墓誌的時間點是在武則天主政的時期,此時這位女皇帝創造了屬於自己的文字「則天字體」,所以在這塊墓誌上也出現這種曇花一現的獨特文字。不過這是另一個問題,容我們以後再說明囉!

▼▲狄仁傑的書法作品〈袁公瑜及妻孟氏墓誌〉,就在我國中央研究院的歷史文物陳列館裡。(圖/邱建一提供)

【參觀資訊】

「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歷史文物陳列館」

(1)台北市南港區研究院路2段130號

(2)免費參觀。

(3)每週三、六、日09:30~16:30開放。

▲藝術史學者邱建一

※本文章獲邱建一先生授權刊登,請勿任意轉載。

2020 GCS 夏季季後賽Day1
大數據推薦
熱門人物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