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而已/經手齊柏林空難…飛安調查官背斷肢下山衝擊人生

  • A-
  • A
  • A+

記者花芸曦、羅正輝/台北報導

現年65歲的李寶康,不只是總統盃健美冠軍,更是台灣第一批飛安調查官,過往他曾待過長榮海運,跑船十年,接著轉戰長榮航空,又碰上飛安會成立,他緊抓機會,為社會、國家付出,20多年過去,今年將退休;《大人的模樣》專訪中,他吐露自己調查過大大小小的空難事件,像是2017年齊柏林空難、中華航空611號班機空難等;在過程中曾經歷背著罹難者的「小腿」下山,他也吐露當時心境,現在被認為是招牌的大鬍子,也與調查案件有關。

(本專題為系列報導/李寶康的健身報導:六五而已/飛安調查官李寶康 30年天天健身勇奪健美冠軍)

▲▼飛安調查官李寶康,同時是健美冠軍,長年健身習慣,讓他赴空難現場調查時,得以克服險峻地形。(圖/(上)資料照、(下)記者羅正輝攝影)

「飛安會針對現場地形、地物,對飛機殘骸做勘驗」、「我們還要請他們安排把這飛機調回去、調回去我們才會做機械的系統了解。」回調新聞資料影帶,那還是類比訊號的年代,李寶康就已經代表飛安調查會,接受媒體記者訪問,說明各類型空難事件的調查進度。

這20多年以來,他勘驗大大小小的空難,回憶起來,李寶康印象最深刻的案件,包含了2002年中華航空611號班機空難、1999年德安航空公司直升機撞山事件。李寶康回憶,當時德安航空空難發生在山路難行的環境,必須連走帶爬,才有辦法上山、下山,單趟就得花上一小時的時間。

▲空難現場的地勢有時寸步難行,需透過繩索垂降攀爬,白色衣服為李寶康。(圖/2002年資料照)

空難事件發生後,飛安調查官都是等到現場清理差不多、罹難者也被搬移後,才會到現場執行任務,然而李寶康卻於1999年德安航空事件,第一次接觸到遺體;李寶康說,因為直升機沒有裝設黑盒子,因此當下他們必須透過直升機上的儀表板來判斷失事原因,當他雙手伸入土裡挖掘,似乎感覺碰觸到硬塊,當下有感不對勁,持續往下挖掘…「那是一個人的小腿,從土裡挖出來,也變黑、腫脹了;重量還滿重的,大概20幾公斤」李寶康用一個調查使用的塑膠袋把小腿包裹起來,他說,當下他是很害怕的,但是心裡有股使命感,因為他知道,家屬一定會盼望罹難者是完整的。

然而,當年的空難發生在瑞芳粗坑口,是一座很陡的山,下山需要手腳並用,所以路程起碼將近要一小時,李寶康一路背下來,雖然體力能支撐住,「但就是那一條腿壓在背上,隨著下山的步伐與陡坡,不停拍打在自己的背上」沉甸甸的那個小腿,心裡過不去,更有長一段時間,那條腿壓在身上的感覺才慢慢淡掉。

▲2002年調查華航澎湖空難事件時,李寶康決定找到關鍵證據就把鬍子留著,後來真的如他所願,鬍子便留到現在。(圖/2002年資料照)

談到另一起案件,是台灣目前最嚴重的空難,那就是2002年中華航空611號班機於澎湖上空「空中解體」,全機225人罹難,且沉入海底,飛機碎片近千片,要找到失事原因,宛如大海撈針,事發後,更花費不少時間,打撈罹難者。

李寶康說,因為他有十年的海運經驗,因此被指派為「打撈組組長」,但是那次的任務真的很困難,他在船上只有六天的時間,最後一天必須要交接,並且畫出航海圖,讓接手的負責人知道打撈進度,「但是,那天我不知道該怎麼落筆…電話就來了」因為,那六天的打撈,是沒有找到關鍵證據的。

▲▼李寶康年輕時曾於長榮海運跑船十年,空難於海上發生時,被指派為打撈組組長(圖/李寶康提供)

但電話那頭來電,表示接班的人已經出發了,這也代表李寶康必須要上船,卻始終沒能給罹難者交代。李寶康敘述當下「落日餘暉,我跑到甲板,對著大海望去,罹難者的黑影似乎一個一個從海面上浮出來」對他而言,這樣的情境,宛如罹難者在抱怨「你要給我一個交代」、「我是怎麼死的,你要告訴我!」

這時,李寶康在心裡吶喊「我也很辛苦!在海上漂這麼多天,我們這麼努力,你們要我破案,那就要幫助我!」此時他自個下了決心「如果你們幫助我破案,我就犧牲色相,這輩子 — — —不刮鬍子了!」就這麼神奇,他回到船艙把航海圖依照心裡的想法畫出、搭上接班船隻以後,一上岸,就被呼喚過去,打撈起第640片殘骸,「就是那一片,第六百四十號,在那片殘骸上面,蒙皮上面有疲勞紋,因為因為那一片破案了,我就把鬍子留下來了!」

▲李寶康過往在化學船上服務,曾因氣體洩漏,感受到呼吸困難,從此把氧氣瓶放在枕頭旁。(圖/李寶康提供)

回顧65年人生,李寶康就像是活歷史,曾待在長榮海運十年,又因為張榮發創辦長榮航空,有機會轉戰到熱愛的航空領域,更碰上飛安會成立。對他而言,雖然當時不喜歡海運,但是時空背景下,「男人就是要吃苦、負責任」,但暗夜搭著船,耗費時間穿越海洋時,躺在甲板望向正在天空飛行的班機,他心想「搭飛機好快,好快,就能抵達目的地了…」這激起他的飛行夢,就這麼幸運,航海第十年,公司決定開設長榮航空,他願意為了夢想降薪,在家人支持下,終於一圓夢想,「人生總是有需要咬牙的時刻,但是牙一咬就過去了」

▲李寶康待過長榮海運後,轉戰到長榮航空,一員航空夢。(圖/李寶康提供)

這一切都源自於他回頭檢視自己真正喜歡的事情「我要、我爭取」是他面對機會時的態度,人生第二次轉折,便是台灣將成立飛安調查會,他再次受到生命的感召,希望對社會、國家有貢獻,也努力把握住,飛到美國受訓、正是當上飛安調查官,一晃眼20多年過去、一直做到退休「這是我非常幸運的事情」,李寶康說,大人的模樣就是「面對每一次的機會,把自己準備好,機會上門時緊緊抓住,且如果沒有吃過苦,不會覺得這麼踏實。」

 ID-eJLFdf.png

台灣教育體制下,很多人認為畢業後就是要找到一份社會認定的好工作,並且好好待著,就能得到理想的與薪水,更很多人認為,工作就是朝九晚五,實際上很多職業的類型型態都不相同,更多的是排班、彈性上下班、約聘、責任制,其實成為「大人」有很多不同的樣貌,正因此社會才會形形色色。大人的模樣,希望以不同世代、職業別之紀錄,不論做什麼事情,只要「找到自己的價值所在」,都可以。

大數據推薦
熱門人物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
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